第二天下午下班之前,苏棠第三次收到了沈易的快递预告,沈易说是入学通知书,苏棠还以为是手语学习资料一类的东西,拿到之后才知道,他寄来的是他家楼道门的门禁卡,以及他家家门的钥匙。

    苏棠这才意识到,沈易的那句“亲人”不是随便说来哄外婆高兴的。

    正常的工作日里,她和沈易的作息时间是完全颠倒的,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两人却有着十几个小时的生活时差,每天两人都醒着的时间也就只有下午到晚上的十个小时左右,除去两人都在忙工作的时间,也就只有三四个小时可以毫无顾忌地用短信聊几句。

    这样的接触频率,就连八卦嗅觉极其灵敏的陆小满也没发现什么,周五中午吃饭的时候还在跟她唠叨。

    “哎,说好了,今天晚上聚会,你下午干活儿可利索点儿啊,别到时候又嚷嚷加班什么的……我好不容易把咱们公司那几个三好单身汉全叫齐了,你好好把握机会,争取掌握主动权啊。”

    陆小满说得一本正经,苏棠听得直笑,“怎么个三好法啊?”

    “长得好,人品好,经济条件好啊。”陆小满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语重心长地念叨,“这是基础条件,到时候你相中了哪个就跟我说,我再帮你全方位多角度地分析分析。”

    苏棠低着头边吃边笑,不管陆小满这个说法是否有道理,沈易都是严格符合这三好的,还好,这个人已经不再是什么单身汉了。

    “哎哎哎……”陆小满把筷子伸过来敲了敲她的盘子边,“你现在笑得这么美干嘛,给我攒好了,晚上再放大招!”

    苏棠暂时还不准备对她提沈易的事,陆小满比她还藏不住事,万一被她那个在华正集团旗下公司当副总的公公知道,难保不会传到陈国辉那里。

    苏棠相信沈易处理这件事的能力,但多一事毕竟不如少一事。

    苏棠随口应了一声,陆小满又热血沸腾地替她展望了一下美好的未来,直到吃完饭回办公室之前,陆小满连她孙子以后上什么学校都替她想过了。

    出了七楼电梯口,苏棠忍不住给沈易发短信倒苦水。

    ——魔镜啊魔镜,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可恶的女人?

    沈易很快发来了回复。

    ——温柔美丽的苏棠小姐。

    苏棠好气又好笑,刚要问他为什么,沈易又发来一条。

    ——对不起,魔镜刚睡醒,把“可恶”看成“可爱”了。

    后面紧跟着发来一张自拍照。

    照片里的人陷在松软的枕头里,头发在枕头上蹭得乱蓬蓬的,脸上的睡意还浓,眼睛半睁半闭,嘴唇自然的微微翘着,因为抬手拍照,睡衣领口向一侧微斜,露出一小截线条清晰的锁骨。

    苏棠看得心里一阵痒痒的,抬头见走廊里没人,做贼似的对着手机屏幕飞快地亲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退回到短信界面,一本正经地谴责他。

    ——你的直觉是不是告诉你今晚有一群三好单身汉在等着我,然后故意发这么大尺度的照片来诱惑我啊?

    半分钟之后,苏棠已经走进办公室了,才收到沈易的回复。

    ——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苏棠被这言辞恳切的道歉看得一愣,几乎可以想象到他在手机那头抿着嘴皱着眉头暗暗自责的样子,不禁有点哭笑不得,他怎么脾气好得连醋都不会吃……

    苏棠刚在心里感慨完,还没来得及想该发什么话安慰他才好,手机就震了一下。

    沈易又发来一张照片,依然是一张自拍照。

    只是原本仰躺在枕头上的人闭着眼睛把那张棱角清晰的脸向一旁侧过了三分之一,微微仰头,唇齿轻启,恰到好处地展露出颈部的线条和喉结的弧度,对襟的睡衣领子大大张开,因为他抬手摆出个揉弄头发的姿势,一对锁骨显得极具动感,俨然像是一张还没来得及添上文案的男士洗浴用品平面广告。

    真正让苏棠血脉喷张的还是和照片一起发来的那句话。

    ——现在才是。

    “……”

    一直到下午下班,陆小满上来找她一起走的时候,苏棠整个人还很迷离,用陆小满的话说,她的一颦一笑里都透着一种春天在哪里的感觉,陆小满不明就里,只当是自己午休时的那番话对苏棠起了作用,非常满意。

    一块儿聚会的有二三十个人,男男女女,年纪都差不多,苏棠很想借陆小满口中的三好单身汉们凝聚一下她涣散得一塌糊涂的注意力,结果一顿饭吃到一半了,还愣是看不出哪些才是。

    陆小满趁着他们推杯换盏的时候悄悄指给苏棠看,苏棠才发现,沈易的出现不但对她的是非观产生了影响,而且还在不声不响之间侵略性地霸占了她的审美观。

    如今在她的眼里,沈易是独一无二的,连他的独一无二也是独一无二的。

    他是他,除了他之外,别的男人清一色的全都叫做别的男人,就好像里有几百号各具特色的凶手,却都能用同一个黑影代替一样。

    苏棠摇头说没感觉,陆小满依然信心十足,挤着眼睛对她小声说,“没感觉是因为没交流,谈恋爱谈恋爱,不谈怎么恋爱嘛,你以为你是里的女一号啊,光看一眼就能冲动得不行!”

    陆小满最后这一句让她突然想起自己在走廊里偷亲沈易照片的举动,苏棠正嚼着一口锅包肉,狠狠窘了一下,差点儿咬着舌头。

    这顿饭苏棠吃得心猿意马,因为她是新来的,在饭桌上认人总要喝点酒意思意思,二三十个人,一圈下来光是意思意思就喝了不少,吃完饭转战到ktv的时候,苏棠整个人都有点晕乎乎的,醉还不至于,只是在光线昏暗的ktv包厢里,她满脑子全是沈易,眼前也总觉得有沈易的影子在晃,更加的心不在焉了。

    其中一位三好单身汉拿着麦克风来邀她对唱的时候,叫了她两三遍,她才回过神来。

    苏棠不好意思地笑着摆手,“我不会唱歌……”

    陆小满在旁边使劲儿拽她的胳膊,“唱歌有什么会不会的,就是变着调的说话嘛,你不是挺能说的吗,快点快点,别墨迹,唱唱唱……”

    三好单身汉笑着把麦克风塞给苏棠,看向苏棠的目光里有几分炙热,说话倒还不失风度,“你会唱什么就点什么吧,我全力配合。”

    苏棠犹豫了一下,拿着麦克风站起来,“那行,那我就点个大家从小就听的吧,挺抒情挺小清新的那种,就这个调最熟了,别的我真的不会唱。”

    一群人全跟着鼓掌起哄,“好,好……”

    一群人分成两派叽叽喳喳地赌她是要点,当李谷一的那首的前奏响起的时候,整个包厢里都静了一静,那位邀她对唱的三好单身汉被ktv豪华包厢吊顶上那盏酷炫舞台灯照得整个人都绿了。

    苏棠也不管陆小满那群人在片刻的寂静之后笑得多么丧心病狂,几句唱下来,所有人都被这个熟得不能再熟的旋律勾得嘴痒,全跟着哼唱起来,最后从两人对唱活生生唱成了大合唱。

    苏棠唱完坐回去之后,再没人来邀她点歌了。

    还有几个不爱唱歌的拉着苏棠一块儿玩游戏,玩的是最简单的挑签子,一把塑料签子撒下去,一人拿走一根,轮着来,谁拿签子的时候碰动了其他的签子,谁就要罚口啤酒。

    玩游戏的人里多是在公司里搞技术的,照理说都是分析结构稳定性的行家,但大家都是刚喝过酒的,谁的脑子也不比谁的清楚多少,每挑三五根签子准有一个人要挨罚,苏棠是这里面比较清醒的,视力也好,玩了好长时间才玩砸了一回。

    “不行不行……”一个同事拦住她要去拿啤酒瓶子的手,“逮着你一回容易吗,就喝一口酒哪行啊!”

    苏棠笑,“那我就喝两口?”

    “喝酒也行,”一个和苏棠同办公室的女同事朝她挤挤眼睛,“你叫乔恒过来,跟他喝个交杯就行。”

    乔恒就是刚才陪她唱的那个三好单身汉,这会儿正搭着陆小满的肩膀嚎着。

    几个人跟着起哄,被苏棠按下来了。

    “别别别……别激动,还有别的选项吗,我挑挑。”

    “有啊!”

    几个人借着酒劲儿越说越离谱,醉酒见人性,苏棠也不翻脸,就笑呵呵地听着,终于听到一个差不多靠点谱的。

    “哎,你不是跟集团的陈总很熟吗,前段日子还看见你在咱们楼下上他的车呢,你给他打个电话,就说个晚安,这可不难吧?”

    刚才一进ktv,所有人就都把手机交出来摞在了桌角上,苏棠伸手把自己的手机扒拉了出来,点开通讯录,笑着递给提出这个选项的人,“说晚安不难,不过我还真没有陈总的电话,你们就从通讯录里随便点个人吧。”

    接手机的人愣了一下,忙替自己打圆场,“也行,也行……”

    现在公事多用电子邮件,私事多用社交软件,苏棠手机通讯录总共也没有一百号人,除了二三十个法国同学之外就只有几个有直接工作关系的同事,还有一些生活在s市的朋友,没有哪个是不能说句“晚安”的。

    几个人凑在一块,很快挑出一个来。

    “哎!就这个!这么帅的快递小哥,肯定有意思!”

    “对对对……”

    苏棠手机里确实存着几个快递公司的电话,他们突然这么一说,苏棠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愣,接过来看了一眼,才发现他们选中的不是什么快递公司的电话,而是沈易的那页通讯录。

    苏棠有整理资料的习惯,很早就把沈易输入在她手机里的邮箱地址加进了自己的私人邮箱联系人里,然后连同他的住宅地址一起删除了,只保留了电话号码和他自拍的那张大头照。

    跟沈易在一起之后,未免在公司里给他发短信的时候被人看见,苏棠又把姓名那一栏改成了“sy快递”。

    正好排在“顺丰快递”的后面,乍一看还真像快递电话……

    苏棠犹豫了一下,她不介意对沈易说句晚安,但她从没见过有人给沈易打电话,手机来电话的时候沈易会怎么办,她还真不知道。

    苏棠捏着手机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这么晚了,快递早就都下班了,谁接电话啊,还是换一个吧。”

    几个女同事在酒精的作用下彻底沦陷在沈易这张照片里了,完全忘了要苏棠打电话的初衷,“先打打试试嘛,人长得这么帅,声音肯定也特好听……哎哎哎!你们唱歌的小点声嚎,打电话呢!”

    苏棠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快十一点了,沈易的上班时间,如果打电话过去,应该有秦静瑶帮他接吧。

    “那咱们先说好了,不管接电话的声音是什么样的,我这一罚都算过去了,你们不能再出别的幺蛾子了啊。”

    “行行行……”

    苏棠按下了拨号键。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