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吃完饭已经十一点了,沈易稍微收拾了一下茶几,却没有穿衣服走人的意思,在手机上敲了几个字,有些抱歉地递给苏棠。

    ——让徐超送你回家,可以吗?

    苏棠一愣,“你呢?”

    沈易伸出一根手指往下指了指,苏棠明白他是要留在这儿,他妈妈刚抢救过来,他不放心是正常的,“我陪你吧。”

    沈易摇摇头。

    “反正已经跟外婆说过不回去了,明天周末,我也没什么事。”

    沈易还是摇头,浅浅笑着低头打字。

    ——下次吧,等我再瘦一些,能和你挤下一张单人床的时候。

    苏棠抬头向那张病床看了一眼,床不窄,但只是对于一个人而言的那种不窄。

    这毕竟是单人病房,床就只有一张,苏棠上次在这里陪他的时候就是在沙发上凑合的,那时候他不能下床,现在他好端端的,肯定不会同意她睡沙发,他这个个子睡在沙发里,苏棠想想就觉得全身难受。

    苏棠扁了扁嘴,“那我还是回去吧,你要是再瘦,估计赵阳下回就要给你订猪饲料了。”

    沈易被这句“猪饲料”逗得直笑,点点头,在她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像是一句安抚,又像是一句叮嘱。

    “路上注意安全,我知道。”

    徐超一直把她送进家门才回去,苏棠还是给沈易发了条报平安的短信。苏棠到家的时候外婆还在客厅里看电视,听说沈易的妈妈今晚病危的事,皱着眉头叹了一声,“小易他妈妈住在博雅医院,迟早要闹出事来……”

    外婆常跟她念叨家长里短的事,但向来不会搬弄是非,听外婆这么一说,苏棠进家门前还有点发沉的眼皮顿时抬得高高的,凑到外婆身边坐下来,挽住外婆的胳膊,“我今天见到沈院长他老婆了,那张嘴是挺损的,不过她好像也是个大夫,不至于在自己家医院里干这种缺德事吧?”

    “啊呀,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呀……”外婆抬手在苏棠的手背上轻打了一下,“我是说沈院长他家里的事,他女儿跟你差不多大,也有二十来岁了,都懂事了,他这样关照小易的妈妈,家里能没有意见嘛。”

    “吓我一跳……”苏棠哭笑不得地看着满脸担忧的外婆,“有意见也是他们家的意见,你担心什么啊?”

    外婆脸上的担忧没消,又添了点严肃,在沙发里直了直身子,把苏棠挽在她臂弯间的手握到手心里,不轻不重地攥着。

    “棠棠啊,小易是个很好的孩子,性子安稳,也知道照顾人,你们在一块儿,我一点也不反对。但是有一样我得告诉你,他们沈家怎么处理关系,那是人家自己家里的事,你可不能因为跟小易在一块儿了就跑去瞎搀和啊……”

    “知道了,知道了……”苏棠把脸挨到她肩头磨蹭,“一定不给你丢人,今天沈院长他老婆还夸我嘴甜呢!”

    “什么沈院长他老婆,”外婆在她脑门上点了一下,“没大没小的,她叫蒋慧,下回见了记得叫蒋姨,别让人家说咱们没家教。”

    苏棠的成长里几乎没有爸妈的参与,外婆向来不怕她学不好,就怕她不学好,苏棠明白外婆教育隔代人的不容易,就算这声“蒋姨”她一点儿也不情愿叫,还是顺口应着外婆,一边伸手去够外婆放在另一旁的遥控器,“咱们家家教森严,都这么晚了,不许再看动画片了,赶紧睡觉去……”

    外婆急忙护着遥控器,“就快演完了,就十分钟……哎呦,这个黄色的小兔子好厉害的,也是打妖怪的片子,跟似的……”

    苏棠被外婆这老小孩的模样逗得直笑,用小时候外婆教她认东西的口气纠正她,“那不是小兔子,那是小耗子。”

    外婆不服气地瞪她,“瞎说,哪有耳朵这么长的耗子嘛,艺术加工也得尊重客观事实啊。”

    苏棠好气又好笑地扫了一眼屏幕上那只正在揉脸的皮卡丘,硬把外婆从沙发上拉了起来,“好好好,你说是兔子就是兔子……回头我给你买套碟,你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赶紧睡觉去了!”

    一直到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苏棠才收到沈易发来短信。

    ——想去看看周大夫,今天方便吗?

    苏棠抿着嘴发笑,搁下手里的小油菜,给他回复。

    ——你不是有我外婆的手机号吗,想来看她,问我干嘛?

    沈易的回复措辞既诚恳又严肃。

    ——赵阳告诉我,有女朋友之后,一切和其他女性接触的活动都要提前申报,否则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噗——”

    苏棠扭头跟正在淘米的外婆说了一声,然后憋着笑回复他。

    ——来吧,那位女性说要给你做好吃的。

    刚给沈易发完信息,还没等把手机塞回兜里,赵阳就把电话打过来了,听背景的声音像是在开动的车里,听赵阳的声音像是在冷寂的深宫里。

    “你说你怎么这么狠心啊,就这样把他一个人撂在医院里了呀……”

    苏棠听他的腔调不像是有什么大事的,还是忍不住问他,“怎么了,是他妈妈的情况有什么变化吗?”

    “不是他妈妈,是他,昨天晚上胃痉挛,大半夜疼得在床上打滚,我过去的时候床单都给他抓破了,给我心疼的哟……”

    苏棠心里一揪,刚揪起来,电话那头又传来赵阳痛心疾首的声音。

    “你不知道,他那床单可贵了,桑蚕丝的啊!”

    不等苏棠骂人,赵阳就笑开了,一边笑一边说,“我正好下班,蹭他的车去我老丈人家呢,看见他给你发短信来着,我就跟你说一声,别让周大夫给他吃什么好的,给他碗白粥就行了。”

    赵阳这话是笑着说的,听起来却比刚才的更像实话,苏棠急了,“他现在到底有事没事啊?”

    “就是一般的胃痉挛,没事儿,有事儿我能让他从医院里跑出来吗……哎,他往我这边看了,我先挂了啊。”

    苏棠问外婆,外婆也说胃痉挛不是什么大事,沈易进门的时候也看不出和平时有什么两样,苏棠才安心下来。

    沈易说是来看外婆的,还真拎了些看望老人家的标志性礼品,外婆责怪他太见外,沈易笑着用手语说了些什么,外婆就乐得合不拢嘴,痛痛快快地全收下了。

    苏棠好奇,趁外婆转身去厨房看火,拽拽沈易的袖子,小声问他,“你刚才跟我外婆说的什么呀?”

    沈易拿出手机来,刚打下一个“请”字,不知想到了什么,手指滞了一下,侧头看向偎在他身边看着他打字的苏棠,轻轻一笑,删了开头的那个“请”字,重新打下一串“既”字开头的话。

    ——既然想学手语,刚才的话就当做入学考试吧,你什么时候把我刚才的话翻译出来,什么时候就正式开课。

    苏棠哀嚎,扯着他的臂弯直晃,“不带这样的!”

    沈易丝毫不为所动,温和地把苏棠的手挣开,脸上那道温柔里透着狡猾的笑容让苏棠追忆起了多位中学时代的老师。

    ——网上有很多资料,你能完成毕业论文,说明你具备一定的信息检索能力,而且你学过两门外语,懂得学习一门语言的基本规则,这件事难不倒你。

    苏棠挑着眉毛看他,“你就不怕我直接去问我外婆吗?”

    这个问题似乎早就被他考虑过了,苏棠一提出来,沈易就笑着摇头,摇得毫不犹豫。

    ——你可以去问,但是如果被我发现的话,我会立刻取消你的入学资格。

    苏棠没好气地瞪他,“你就这么确定我外婆一定会向着你啊?”

    沈易依然笑着摇头。

    ——分析信息来源渠道是操盘手日常工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而且我读过法律专业,具备一定的调查取证的能力,用来检查你的作业完成情况应该足够了。

    苏棠咬着牙狠狠点了三下头,然后展开一个很灿烂的笑容,“哎,你闻到鸡汤的香味了吗?”

    沈易轻轻吸气,很享受地点点头。

    苏棠美滋滋地笑着,“今天的鸡汤是我亲手炖的,一早从菜场买来的新鲜老母鸡,放了点具有温补功效的调料,放在砂锅里用小火慢慢炖,已经炖了三个多钟头了,想喝吗?”

    沈易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你想喝我就开心了。”苏棠愉快地拍了下手,笑得更灿烂了,“我告诉你,你今天的午饭只有一碗白粥。”

    “……”

    苏棠嘴上埋怨沈易要求太高,心里大概还是能猜到沈易的用意,他想再给她一个充分考虑的机会,毕竟很多时候思想准备做得再足,也不抵挡不住实际情况带来的震撼。

    沈易回家之前,苏棠让他用手语又说了一遍那句话,她用手机视频录了下来,对照网上搜到的手语教学资料一点点地查,经过周日半个下午,一个晚上,再加上周一晚上两个小时,苏棠终于凑出了大概的意思,再加上自己的润色,写在纸上,连同之前所有的涂涂抹抹一起拍进照片里,发给沈易。

    那句话她是这样写的。

    ——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跟您见外,从今以后您就是我的亲人了。

    周二下午,沈易发来了一句回复。

    ——欢迎随时入学。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