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超把他们送到地方,留下车钥匙就走了,走前还对着苏棠傻笑了三声,看得苏棠直想用高跟鞋踹他。

    沈易比她更惦记这双高跟鞋的存在,一进家门就给她拿了脱鞋,看着她把高跟鞋换下来,才转身去脱自己的西装外套。

    沈易是一边往卧室的方向走一边把衣服脱下来的,苏棠站在他身后,清晰地看到了他背后衬衣上那一大片汗渍。看颜色深浅已经有些干了,但明显是曾经湿透过,又因为贴身而被体温生生蒸干的那种干。

    这种天气再怎么觉得热也不会热出这么多汗来,苏棠吓了一跳,赶忙快走几步,追过去拉住他的胳膊,“你是不是又胃疼了,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啊?”

    沈易站住脚,微怔了一下,扭头越过自己的肩膀向自己身后看了看,回过头来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把脱下的西装外套搭在臂弯上,拿出手机打字。

    ——放心,我很好。只是今晚太紧张,从出门去接你开始就一直在出汗,现在好多了。

    “噗——”

    苏棠突然有点相信他说赵阳时刻在等着抢救他的事是真的了,“你赶紧换衣服去吧,别感冒了。晚饭想吃什么,给我一个对你下毒的机会吧。”

    沈易笑着点点头。

    ——看看冰箱里有什么,吃什么都可以。

    “你有什么忌口的东西吗?”

    苏棠只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却眼看着沈易的笑容浓郁了起来,沈易笑着在手机上打下几个字,把手机递到她手里,在她肩上安抚似地拍了拍,就回卧室去了。

    手机上的话言简意赅,苏棠还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有很多,不过这台冰箱里没有。

    这里是他家,他怎么会买他不能吃的东西……

    谈恋爱会变傻这种事,难不成是真的?

    苏棠到客房洗手间把脸洗干净,就去厨房翻冰箱。上回翻他的冰箱只是为了找车钥匙,这回抱着凑出几盘菜的目的来翻,才发现沈易冰箱里的食材确实很有局限性。

    苏棠刚从里面挑出几样来,就听见沈易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抬头看了一眼,不禁一怔。

    沈易没把衬衣换下来,反倒是把西装上衣又穿上了。

    “怎么了?”

    手机上的话大概是在他走过来的过程中就打好了,沈易一走到她面前就直接把手机递了过来。

    ——对不起,能不能先送我去趟医院?

    沈易的脸色很难看,苏棠忙放下手里的西红柿,“哪里不舒服吗?”

    沈易不知为什么怔了片刻,突然像是明白了些什么,急忙低头打字,打字的手指有些发颤。

    ——我妈妈在抢救。

    苏棠这才发现,沈易的脸色虽然白得厉害,却不像是忍痛,更像是着急。

    苏棠心里一沉,也不再多问,赶忙应了一声,立刻冲到门口去换鞋,刚把一只脚伸进鞋子里,苏棠的动作突然一滞。

    她忘了自己是穿着高跟鞋来的了……

    苏棠忙转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附近的沈易,沈易也在看着她,目光落在她的脚上,似乎是在注意她穿鞋的进度,却对她穿高跟鞋不能开车这件事没有丝毫反应。

    这么在意交通安全的人居然也忘干净了这件事,沈易心里恐怕比他看起来还要急得多。

    苏棠定了定神,迅速穿好鞋子,同时伸手拦住要去开门的沈易,尽量清楚地对他说,“你别急,我穿这样的鞋子不能开车,你把徐超的电话号码给我,我打电话叫他回来。”

    苏棠说完,沈易的脸上没有出现加倍的焦灼,反而有些茫然的望着她,似乎压根就没看懂她在说些什么。

    苏棠一愣,索性也不再重复,只垂手指指自己脚上的鞋,又比划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沈易这才像是意识到了些什么,赶忙翻出徐超的号码,把手机递给苏棠。

    苏棠直接拿沈易的手机打了过去,徐超接电话的时候声音都变了,一听她说沈易的妈妈在抢救,立马急起来。

    “哎呀……你让沈哥千万别着急啊,我马上过去,最多二十分钟!”

    苏棠刚把这通电话打完,还没来得及对沈易说话,她自己的手机又在包里震了起来,电话是赵阳打来的,沈易看到了屏幕上闪烁的“赵阳”二字,脸上又淡白了一层。

    电话一接通,赵阳劈头就问,“他晚上吃饭了吗?”

    吃饭?

    苏棠狠愣了一下,一时间以为是自己着急听错了,反问了一声,“啊?”

    赵阳急了,“啊是吃了还是没吃啊!”

    “没……没有,怎么了?”

    赵阳在电话那头爆了句粗口,听人称代词大概是骂沈易的,再说话的时候声音倒没有刚才那么暴躁了,只是多了几分无可奈何,“那你好好哄哄,千万别让他太着急,要不一会儿有他疼的。”

    苏棠猜他说的是沈易的胃病,干脆地应了声“好”。

    “还有……”赵阳又补了一样叮嘱,“他太着急的时候可能没法集中精力读唇,你耐心点,别跟着他一块儿急,你越急他就越急。”

    想到他刚才的茫然,苏棠心里紧得发疼,“好,我知道……他妈妈现在情况怎么样?”

    “我也不清楚,不是我这科的,我先过去看看,回头说。”

    苏棠话音没落定,赵阳就急匆匆挂了电话,苏棠一抬头就看到沈易正在望着她,像是急切地在等着她告诉他些什么。

    苏棠不敢再说话,在手机上打字给他看。

    ——你别着急,徐超说最多二十分钟就到,赵阳打来是担心你的身体,没有别的事。

    沈易深皱着眉头,轻轻点了下头。

    苏棠又在后面添了一句。

    ——徐超快到之前会打电话来,你先坐下等等。

    沈易似乎是下意识地摇了摇头,马上像是意识到了些什么,对着苏棠勉强地笑了笑,从她手里接过手机,缓缓打字。

    ——对不起,我有点着急了,我去洗洗脸冷静一下,不要担心。

    苏棠怔怔地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把这些话打出来,眼前蓦然模糊起来,伸手拽住了这个转身要走的人。

    “你现在可以看清我说的什么吗?”

    苏棠说得很慢,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说的,沈易微怔了一下,轻轻点头。

    苏棠微仰头看着他,又一字一句地对他说,“我不劝你了,你想怎么着急就怎么着急吧。”

    这句话看起来像足了生气,沈易愣了一下,愣得有些无措,刚要伸手去拿手机,就被苏棠一把抓住了手,贴在她左边胸口上。

    “你能感觉到我心跳得有多快吗?”

    沈易不知道她这是在干什么,但他确实清晰地感觉到掌心下那个急促的频率,点了点头。

    “我这是在着急。”

    沈易有些不解地看着她,看得苏棠鼻子直发酸,眼泪在眼眶里滚了几下,到底没能忍住,顺着眼角就掉了下来。

    “那是你妈妈,我们一个个的都在着急,凭什么你就不能着急啊?你别怕,胃病犯了我照顾你,赵阳骂你我帮你回嘴,你想怎么急就怎么急,别憋着了,我看着就难受……”

    苏棠努力把每一个字都说得很清楚,沈易看在眼里,眼眶也微微发红,脸上却展开一个柔和的笑容。

    苏棠心疼得喘不过气来,“不许再笑了!”

    沈易微笑着把她拥进怀里,抬手抚上她被眼泪沾湿的脸颊,在那张刚刚用毫不温柔的形状吼过他的嘴唇上落下一个吻,很轻很温柔,却让苏棠觉得无比安心,刚才难以自控的情绪也在他的轻抚中安稳了下来。

    “对不起……”

    沈易只微笑着摇头,苏棠能感觉到,他确实已经不急了。

    徐超果真不到二十分钟就赶到了,急得满头大汗,看到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的沈易,不禁狠愣了一下,等把车开起来,忍不住小声问苏棠。

    “苏姐,医院那边是不是已经没事了啊?”

    “不知道,还没消息。”

    “那沈哥怎么这么……”

    徐超话说到一半,突然感觉这话好像问得有点不对,忙掐住了。

    苏棠没答他的话,徐超也没再问,沈易一路上一直牵着她的手,掌心温热,力道柔和,是一种装不出来的平静。

    刚到医院门口,赵阳就打来了报平安的电话,苏棠长长地松了口气,沈易的反应还是微笑,微笑着轻轻点头。

    沈易去听主治大夫说情况,赵阳把她悄悄拽到一边。

    “你是怎么给顺的毛啊,效果不错,溜光水滑的啊!”

    苏棠好气又好笑,朝他翻了个白眼以示抗议,然后压低声音问他,“他妈妈是怎么了?”

    赵阳一愣,“你不知道他妈妈的事吗?”

    “我知道一点……”苏棠有点担心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个背影,“我是说今天晚上,没事了吗?”

    “没事……”赵阳也把声音放得小小的,“他妈妈最近情况一直不大稳定,他这不是刚大病过一回吗,沈院长不让他们告诉他,今天晚上是下病危通知,必须通知亲属,这才告诉他的……”

    苏棠在赵阳的话里听出了点别的意思,不禁怔了一下,“他爸爸不算亲属吗?”

    赵阳苦笑着摇头,“他爸爸跟他算亲属,跟他妈妈不算,他还没出生俩人就离了……哎哎哎,”一看苏棠皱眉头,赵阳赶紧解释,“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啊,就是俩人脾气不和,离婚的时候谁也不知道已经有他了,他妈妈以前是当记者的,性格特别强,发现以后也没跟他爸爸说,一直自己养他,出事以后沈院长才知道还有他这么个儿子。”

    苏棠点头,“那沈院长人还挺好的,离婚这么多年了还把他妈妈放在自己眼前照顾。”

    赵阳立马紧张起来,把一根手指头竖到嘴边,“可别在这医院里说这话啊,沈院长他老婆也在这儿工作,看着和和气气的,听说为这事儿疙瘩了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年了。”

    赵阳连说了好几个“好多”,听得苏棠忍不住笑。

    “你别笑,你要是见过她看他妈妈那眼神你就笑不出来了……”赵阳说着摆摆手,“我还值着班呢,先走了,饲养小白鼠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一定记得给他吃饭啊。”

    “知道了。”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