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棠给沈易回了个“好的”,然后就安心地随着慢慢流向出口的人群往外走,刚从座位间走到过道上,一个侧身站在vip区过道一旁的年轻女孩就朝她递来一张名片。

    “您好,”女孩穿着一条式样很简单的深蓝色连衣裙,笑得有些腼腆,“我是s市音乐学院的学生,如果您需要钢琴或者小提琴家教……”

    女孩话没说完,苏棠就被人群拥着从她面前走过去了,刚走出几步,就听到女孩在后面用同样腼腆的声音重复起了同样的话。

    苏棠身后的女人嘀咕了一声,“在这地方发广告,求家教还是求包养啊……”

    女人的女伴嗤笑,“有供有求,你管得着吗……”

    苏棠皱了皱眉头,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名片。

    她倒是看不出这张干干净净的名片里有什么其他名堂,也看不出这女孩是不是有别的什么想法,别人怎么求生跟她没关系,她只是想起了华正集团找沈易合作的事,心里像吞了只苍蝇一样恶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是非观有了点向幼年退化的趋势,时隔十几年之后,她又开始把世界上的人清晰地分成好坏两种,而唯一的判断标准就是沈易。

    欺负沈易的都不是好人。

    苏棠哭笑不得地把手里的名片放进包里,她还说徐超护犊子,她这不也是护犊子吗?

    她怎么也开始拿沈易当犊子了……

    苏棠估摸着沈易和朋友道别不会那么快,索性先去趟洗手间,免得一会儿和沈易过来再被陈国辉撞见。

    音乐会刚刚散场,排队上厕所的人很多,队伍已经排到了洗手间门口,苏棠正犹豫着还要不要等,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虽然和之前的打扮判若两人,苏棠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秦静瑶,一愣之间秦静瑶也看见了她,“苏小姐?”

    苏棠向前迎了两步,跟她客气地打了个招呼。

    秦静瑶穿着一条女人味十足的枚红色包身长裙,长发在肩头柔和地卷着,把与之前一模一样的清淡干练的声音衬出了一点亲切,“你一个人来的吗?”

    “没有,”苏棠笑笑,“我跟朋友一起来的。”

    秦静瑶淡淡地点头,“我先生在外面等我,我先走了。里面有点脏,你……”秦静瑶话说到一半,像是突然想起些什么,顿了一顿,“你的裙子挺漂亮的。”

    “谢谢……”

    直到苏棠排进洗手间里,才明白秦静瑶这句有点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是谁吐在了洗手间入口附近的地面上,保洁员还没顾得上清理,队伍在那里出现了一段一米左右的空缺,排在附近的人要么皱眉要么掩口,排在苏棠前面的人探头看到,索性转身就走了。

    苏棠看着地上那滩秽物呆愣了一下,也转身出去了。

    有件事需要让沈易知道。

    洗手间到后台的距离不算远,苏棠走得有点急,到后台门口的时候有点喘,守在后台门口的还是之前那个保安,看苏棠过来也没拦她,只朝她点头笑了笑。

    苏棠开门进去,里面有几个小提琴手还在拉琴,沈易站在门口附近,面对门口,像是正准备出门,苏棠二话不说就把他拽了出来。

    沈易一头雾水地跟着她一直快步走到走廊尽头,苏棠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周围没人,定了定喘息,“我跟你说件事。”

    沈易点点头,在她肩膀轻轻拍了拍,示意她慢慢说,不要着急。

    “我刚才去了趟洗手间,然后我发现……”苏棠喘了口气,定定地看着这个把目光认真凝在她嘴唇上的人,“有大于70%的概率,我喜欢你。”

    沈易愣愣地看着她,一时间没有丝毫反应,苏棠忙补了一句,“工程分部验收抽检合格率大于70%就可以认定该项工程合格通过……”

    沈易还在愣着,愣得整个人好像是尊仿真度极高的蜡像一样,连那淡白里隐约有点发黄的脸色都像得很。

    苏棠犹豫了一下,“你明白我说的什么吗?”

    沈易似乎是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刚摇了两下就回过了神来,赶忙点头,垂手就要把手机拿出来,手还没伸进裤兜里,被苏棠一把按住了胳膊。

    苏棠一急之下使了很大的力气,几乎把沈易整个人都按到了墙上。

    沈易吓了一跳,刚回过来的神又愣住了。

    “你……你不用说别的,喜欢我的话就点头,不喜欢我的话就摇头。”

    苏棠被他愣得又急又乱,语速不由自主地快了不少,沈易只勉强看懂了些大概的意思,好像很急着要表达些什么,奈何两条胳膊都被苏棠死死按着,急得开口想要说出来些什么,却只挣扎着发出几个浑浊的音节。

    苏棠第一次见他急成这个样子,浑浊不清的声音里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无助,苏棠心疼得厉害,一时间顾不上别的,赶忙松了手,“对不起,你别着急,别着急……这是、这是人体内分泌系统决定的问题,你别多想,你不喜欢我也不会怪你,反正长这么大也没人跟我说过喜欢我……”

    苏棠话说得太快,慌乱间也没把字咬清,沈易只明白她在道歉,急忙连连摇头,苏棠后退了两步,勉强笑笑,“那……那要不、要不你先忙,天也不算晚,我自己回家就行……”

    苏棠说完转身就走,没走几步就被沈易拉住了胳膊,沈易没再出声,也没再去拿手机,不等她反应过来就一低身子打横把她抱了起来。

    身子突然腾空,苏棠下意识地搂住了他的脖子,惊叫出声,“哎你干什么你——”

    沈易也不低头看她,抱着她径直走到后台门口,保安二话不说就笑着开了门。

    乐团成员好像全都聚到了后台,比她刚才进来找沈易的时候人多了许多,演出服还没换下来,有些乐器也没来得及收,只是围着指挥叽叽喳喳地说着些什么,一见他们两个人以这样的姿势进来,整个后台顿时鸦雀无声。

    沈易就在一片寂静里把她放了下来,苏棠还没回过神来,那些乐团成员倒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一个个全都手忙脚乱地站了起来,扭头就从后台另一个门里争先恐后地往外跑,只剩下几个小提琴手抄起琴就拉了起来,苏棠隐约记得,就是刚才她进门来找沈易时听到的那个调子。

    苏棠还没在沈易那一抱里定下神来,又被这副地下组织开会被人撞破一样的场面吓了一跳,不禁转头看向沈易。

    沈易的眉眼间没有丝毫意外的神色,只静静地等着那些逃荒一样往外跑的人都跑干净,才终于向前两步转过身来,正面对着苏棠。

    苏棠只当他要拿手机出来打字,也不敢再催问他,结果还没见沈易往裤兜里伸手,忽然间不知从哪儿响起一个声音。

    准确地说,不是一个声音,而是一群人齐声喊出的同一句话。

    这句话是用中文喊的,喊话的人却是一群地道的老外,可能是临时学的,喊得很慢,却还是不那么整齐,不标准,也不太清楚,但这句话实在太简单,也没有其他可能的歧义,苏棠还是听得很明白。

    “苏棠,我——喜——欢——你——”

    苏棠狠狠一愣。

    沈易听不到这句话,却足以在苏棠的反应里看出些什么。

    苏棠眼见着沈易抬起手来,认真地看着她,缓慢流畅地用手语说了几句话,指挥大叔在一旁用法语帮他翻译了出来。

    ——我也想对你说,我喜欢你,我是男人,即使我不能说话,这句话也不能用点头代替。

    从手语到法语,从法语到中文,苏棠反应了几秒,这几秒间沈易转身把不知道什么时候藏到化妆台下的一束玫瑰花拿了出来,两手捧到苏棠面前。

    苏棠怔怔地看着花,又怔怔地抬头看向捧花的人,终于在沈易的微笑中猛然反应过来,张口结舌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憋得满脸通红。

    “你……你刚才先走,就是来准备这个?”

    沈易微笑着点头。

    苏棠直觉得胸口被一团温软的东西塞满了,鼻尖一阵发酸,努力板下一张红得冒烟的脸,睁圆眼睛瞪着他,“你……你、你哪来的这么多事啊!不就是一句话吗,就、就告诉我不就行了,折腾这么多人看着……这是人多力量大的事儿吗!”

    沈易笑着摇摇头,又把花往她面前递了递,苏棠意识到他手里拿着东西不能回答她,几乎是以抢的速度把花接到了自己手里。

    沈易腾出手来,才又用手语慢慢说话,指挥大叔眯眼笑着给他翻译。

    ——我没想过要威胁你,只是不确定你是不是愿意接受我,这是我第一次向女孩子表白,如果你拒绝我,转身走了,我需要有人安慰我,或者送我去医院。

    苏棠一时没忍住,笑出声来的同时眼泪也一下子涌了出来,扬手把花一扔,一脑袋扎进他怀里,对着他胸口就拍了一巴掌。

    “谁让你说实话了!”

    指挥大叔不知道苏棠说的什么,但看到沈易笑着把人抱紧,激动地对那些一边不停地演奏一边紧张地观察情况的小提琴手们直挥手。

    小提琴手们乐疯了,也不管与沈易约定好的曲目,一通乱拉,苏棠脑袋埋在沈易胸前,清楚地听到了。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