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市旱了整整一个夏天,到了秋天终于憋不住了,周日那天就有点阴沉,周一周二接连来了两场矜持的毛毛雨之后,周三突然就轮圆了膀子来了场汹涌的,大雨从下午三四点钟开始下,一直下到华正公司的下班时间还像是消防车浇下来的一样。

    陆小满的老公开车来接她,陆小满要叫着苏棠一起走,想到回陆小满家和去疗养院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苏棠就用手里还没干完的活儿为理由推辞掉了。

    地铁站离公司门口不远,走过去最多三分钟,苏棠有随身带伞的习惯,也不急着回家,给外婆打电话报了平安之后就一边加班一边等雨势变小。

    挂掉外婆的电话不到二十分钟,苏棠就收到了沈易的短信。

    ——还在公司吗?

    苏棠大概能猜到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问这样一句话,不禁抬头看了看桌上那盆已经彻底开放的玻璃海棠。

    六点半,离沈易上班的时间还早,他应该还在家里,从他家到华正来的距离和陆小满把她送到疗养院再回家的距离没什么两样。

    说到底,沈易只是外婆曾经照顾过的一位病人而已,像他一样离开疗养院之后还与外婆保持联系的病人还有很多,他这样频繁细致的关心照顾已经远远超过了一般标准。就算是他有心感谢她童年时对他的那个歪打正着的鼓励,但那毕竟是个无心之举,她实在不好意思总厚着脸皮接受他的关照。

    苏棠心里感动得很,手上还是拒绝了。

    ——没有啊,已经在家了。

    五分钟之后,沈易发来了回复。

    ——周大夫说你还没回去,你在哪?

    苏棠欲哭无泪地看着手机上的字,她怎么忘了外婆跟他是一伙儿的了……

    苏棠本想回他说正在路上,就快到家了,结果信息还没编辑完,沈易又发来一条。

    ——告诉我,否则我马上报警。

    沈易从没用过这样冷硬的口吻,苏棠看得心里直发毛,生怕他真去报警,赶忙如实回复。

    ——你别担心,我在公司加班呢,等雨小点了就回家。

    沈易很快回过来,语气恢复到了以往的柔和。

    ——慢慢做,别着急,我在门口等你。

    苏棠对着手机屏幕差点儿把眼珠子瞪出来。

    他已经到了?!

    苏棠抬头看了一眼窗外丝毫不见小的雨势,赶忙关上电脑,手忙脚乱地收拾了一通,跟还在加班的同事打了个招呼,就匆匆下楼去了。

    因为雨势太大,不少人滞留在一楼大厅,三五成群地聊着天等雨停,苏棠还是一出电梯就看到了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西装握着一把雨伞站在门口附近的沈易。

    苏棠发现,无论在什么地方,沈易都有一种温和的存在感,唯独今天,也许是被这场大雨浇的,苏棠打眼看过去就觉得气氛好像有点不对。

    她一出电梯沈易也看到了她,脸色有点莫名的难看,和她的目光简短交汇之后就把目光稍稍下移了一些,看见她手里也拿着雨伞,就兀自转身,撑开自己手里的伞走进雨里了,好像根本就不认识她似的。

    “哎——”

    这个转身转得干脆果断,苏棠直觉觉得,就算他能听见声音,她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把他叫住。

    苏棠有点蒙,他在这儿等着她,就为了提前让她看个脸色?

    这算怎么回事儿……

    沈易到底是大老远的跑来接她了,苏棠不会在这种时候跟他使性子,赶忙加快步子朝他走出去的方向跟了过去。

    沈易的车没有直接停在公司楼下,只是停在路边的临时停车位上,苏棠找过去的时候沈易已经坐进了车里,车门半开着,明显是为她留的。

    苏棠收伞坐进来,向徐超道了声谢,把湿哒哒的伞放进塑料袋里,拿纸巾收拾了一下身上的雨水,沈易一直闭眼靠在旁边座椅里,看也没看她一眼。

    苏棠估摸着他是因为她对他撒谎才跟她怄气,直觉得好气又好笑,收拾好了也懒得理他,只管转头看着被雨水冲得一片模糊的车窗,车里一时间没有一点人声,徐超到底是憋不住了,小心地瞄了一眼后视镜里的两个人,惴惴地开口。

    “苏姐,你生沈哥的气呢?”

    苏棠被冤枉得欲哭无泪,转头看了一眼那个脸色依然有点难看的侧影,沈易闭着眼睛沉浸在只属于他的寂静里,没有因为徐超的话而做出丝毫反应,可能是因为怕弄皱了西装,虽然倚靠在座椅里,脊背还是绷得直直的,看起来有种说不清的严肃,好像正在酝酿着要怎么跟她谈谈人生。

    “我哪生气了,你自己瞅瞅,这不是他在生我的气吗?”

    苏棠话音刚落,前面就传来徐超与年龄极不相符的苦口婆心的动静,“哎呀,沈哥不是生气,他就是着急,这么大的雨,你一个人回去路上不安全啊。”

    沈易的好意她能明白,但她一个二十好几的成年人被一个大不了她几岁的人这样小心翼翼地担心着,苏棠多少有点不被信任的委屈,淡淡地嘟囔了一声,“我坐地铁回去跟下雨有什么关系啊。”

    徐超专心地观察着被大雨搅合得有点复杂的路况,一本正经地分析,“你看看这路难开的……你去地铁口不是还得过马路吗,万一有车把你撞了怎么办啊。”

    苏棠朝他圆润的后脑勺翻了个白眼,“你们就不能念我点好啊!”

    徐超眼瞅着自己越解释越乱,急得都要冒汗了,还是目不斜视地注意着前方,“不是,苏姐,你可别怨沈哥啊……他对出门的事都特别小心,不光是你,秦姐赵哥他们出门他都会叮嘱叮嘱。”

    听到秦静瑶和赵阳这俩比他大几岁的人也被他这样担心着,苏棠心里顿时平衡多了,徐超没看见苏棠勾起的嘴角,还在苦口婆心地说着。

    “你就说我吧,我给沈哥开车一年多,他就冲我发过一回脾气,因为我在路口超车被交警拦了,一下车交警还没说啥呢,他就甩给我一巴掌,把交警都吓傻了。”

    苏棠想象不出沈易打人是什么样子,不由自主地看向那个还在那儿绷着的人,严肃是严肃了点,可终归是安安静静的,毫无攻击性可言,苏棠苦笑,“至于吗……”

    徐超小心地拧着方向盘拐过一个路口,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怕苏棠误会沈易的脾气,忍不住小声说,“我那会儿也觉得不至于,后来他才跟我说,他小时候出过一回车祸,他妈因为这事儿成植物人了,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都二十多年了……你可千万别跟他提这事儿啊,他不愿跟人说。”

    苏棠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身边这个依然未被打扰的人,他和她是并排而坐的,但suv过于宽敞的后座给他俩之间拉开了不小的一段距离,这样看着似乎他是一个人呆在另外一个空间里的。

    沈易从没提过他的生母,她还以为要么是和她妈妈一样离婚离得就像离世一样干脆果断,要么就是真的已经离世了……

    这么细心的人心里偏偏有这么一片深重的阴影,难怪他总会担心在外出行的人。

    苏棠突然心疼得厉害。

    他不是说他自己没受过那么多苦吗……

    比起自己的迟钝,苏棠有点佩服徐超,“你脾气倒也够好的,当街甩你一巴掌你还给他解释的机会。”

    听到苏棠的声音软下来,徐超心里一松,“嘿嘿”笑起来,“沈哥对我好着呢,给他打一巴掌算啥啊,我要是个姑娘的话,非缠着他给他当媳妇不可。”

    苏棠笑出声来,“你要真有这个决心,性别根本不是问题。”

    老实巴交的徐超差点从驾驶座上蹦起来,“哎呀!苏姐!你这是说的啥呀!”

    苏棠本是打算等沈易琢磨好了要怎么跟她谈人生之后,先让他把怨气发泄出来再说别的,可巴巴地等了足有十分钟,沈易还是没动静,苏棠实在憋不住了,壮着胆子凑过去拽了拽他的胳膊,一见他睁开眼睛,赶忙道歉。

    “对不起,以后再也不骗你了。”

    沈易愣了愣,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阵,好像一点也不明白她说的什么,满脸的怔愣把苏棠也看愣了。

    “你……你不是因为我骗你才生气的?”

    沈易好像这才明白过来她在说些什么,忙摇了摇头。

    苏棠被他这副冤枉的表情弄得哭笑不得,“那你说吧,我是怎么招你惹你了,把你气得脸都白了。”

    沈易皱着眉头深深地摇了摇头,摇过之后似乎觉得这是个光凭摇头无法解决的问题,又赶忙拿出手机来,迅速地打下一行字递给苏棠。

    ——我没有生气。

    苏棠好气又好笑,瞪着这个一睁眼就不认账的人,“你没生气,刚才在公司门口干嘛给我甩脸色看啊?”

    沈易连连摇头,看得苏棠眼晕,赶忙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你别着急,别着急……我先相信你没生气,行吗,你告诉我你刚才在公司门口为什么一看见我扭头就走,你慢慢打字,我看着。”

    沈易稍稍平静了些,点点头,把手机往苏棠那边凑过去了些,飞快地打字,好像唯恐慢一点的话苏棠就会临时改变主意不信他了。

    ——对不起,我没想过给你脸色看。我以前去过你们公司,你们公司里有些人认识我,我不想让他们误会我们的关系,否则华正集团的领导们做不通我的工作的时候,很可能会要求你来说服我,对你不好。

    苏棠愣愣地看着他把这段话敲完,抬头看向这个被她误会得手足无措的人,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既气自己脑子太简单,又气这个一上车就装泥菩萨的人,“那我都上车了你怎么还不搭理我啊?”

    被苏棠这么一问,沈易已经从座椅间立直起来的脊背顿时又绷紧了些,刚才因为着急而在脸颊上泛起红晕莫名的淡了下去,定定地看了苏棠好一阵子,才垂下目光看着手机屏幕,缓缓敲下几个字。

    ——是不是因为我上次把车弄脏了,你才不想坐我的车回家?

    苏棠看傻了眼,他刚才绷了那么半天是在一个人纠结这个?

    苏棠的心里顿时泛上来一股难言的冲动,深深地看着这个因为她一时没有反应而脸色更加淡白的人,嘴唇微抿,抬起手来,手指轻弯,在他光洁的脑门儿上结结实实地弹了个毛栗子。

    “呃……”

    沈易完全没有防备,被这当头的一道过于集中的疼痛激出一声低哑的沉吟,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捂着脑门直瞪她。

    “瞪什么瞪,让你在这儿闷头瞎琢磨,害得我也跟着你紧张半天……还瞪我?再瞪我再给你一下!”

    徐超在后视镜里看见沈易捂着脑门幽怨地缩回座椅里,绷不住笑出声来,“苏姐,我说什么来着,沈哥人好吧?”

    苏棠没避沈易始终凝在她唇间的目光,斜眼瞪向徐超的后脑勺,“你就护犊子吧!”

    徐超的笑声还没落定,苏棠就觉得胳膊被轻碰了一下,沈易一手捂着额头,一手递来了手机,满目困惑。

    ——护肚子是什么意思?

    苏棠憋不住笑了出来,瞪向他的目光顿时绵柔了许多,他居然这会儿还惦记着学语文……

    “不是护肚子……是护犊子。”

    苏棠在手机上把“犊子”俩字打给他看,沈易还是一脸认真的困惑。

    ——什么是犊子?

    苏棠一声叹息,“你就是犊子。”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