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易在医院住了大半个月,苏棠工作忙得一塌糊涂,中间只抽空去看了他一次,沈易看她累得要命就早早把她赶走了,他出院的消息还是那天一大早赵阳发微信告诉她的。

    ——二号饲养员同志,小白鼠今天出笼,请温柔待之。

    苏棠哭笑不得,自从她把沈易送到医院,又陪了两天,赵阳就没再拿她当外人,并坚定地认为他和她是建筑领域的同行,因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苏棠一边刷牙一边漫不经心地回复。

    ——谁是一号饲养员?

    ——我啊!

    ——之前不还是神医赵阳吗,怎么又成饲养员了?

    ——那是治的阶段,现在是养的阶段,职称固定,职务机动,请各部门灵活配合,争取早日达到可食用标准!

    苏棠一口牙膏沫子喷了满屏。

    一想到沈易是被这样一个大夫剖开又缝上的,苏棠有点替沈易肉疼,抹干净屏幕就给沈易发了条慰问信息。

    沈易的手机上没有任何社交软件,他解释说是因为他的手机里有很多工作上的东西,安装社交软件会增大泄密的危险,赵阳说他是被国产谍战片吓的,苏棠倒是不介意跟他短信联系。

    用惯了各种实时社交软件之后,一个月200条的短信包月套餐简直像是一个华而不实的付费app,沈易这个与时代脱节的习惯却歪打正着的让它在苏棠这里有了些存在的意义。

    苏棠觉得沈易和短信的感觉很像,不够方便快捷,但简单明了,稳定牢靠。

    沈易很快回了过来。

    ——谢谢,我会好好休养的。赵大夫只是告诉你我出院了吗?

    苏棠愣了一下。

    ——是,怎么了?

    ——可以让我看看他的话吗?

    沈易认真的口吻看得苏棠有点心慌,唯恐是出了什么事,赶忙截屏给他发了过去,过了一会儿收到沈易的回复。

    ——谢谢,发给我爸爸了。

    “噗——”

    苏棠和陆小满在单位食堂吃午饭的时候收到了赵阳的发来的怨念。

    ——你这人怎么一点儿革/命同志精神都没有啊!

    苏棠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幸灾乐祸地回他。

    ——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敌人太强大。怎么了,沈院长找你谈人生了?

    ——何止谈人生!连来生都谈了!

    苏棠一口饭没咽完,呛了个乱七八糟,陆小满赶忙抽纸巾递给她,“谁啊,把你乐成这样,男朋友啊?”

    苏棠好容易止住咳嗽,抹了抹活生生呛出来的眼泪,好气又好笑地瞪着对面满脸好奇的人,“你怎么看谁都是我男朋友啊?”

    陆小满深深地翻了个白眼,“我这不是替你着急嘛,你这周末就过生日了吧,过了生日就又长一岁了吧,又长一岁就离高龄产妇又近了一步吧,你要是能跟圣母玛利亚一样不破童身就生出个孩子来,我还关心你这个干嘛啊!”

    苏棠忍不住在桌子底下踹了她一脚,陆小满瞪着眼连声骂她见色忘义,苏棠只好把和赵阳的聊天界面亮给她看,一手指着那张被他拿来当微信头像的夫妻甜蜜合影,“看看看……这是博雅医院的大夫,人家都结婚好几年了,孩子比你的还大呢。”

    陆小满看着这个微信头像,眼睛又瞪大了一圈,“哎!这是不是博雅消化科的那个赵大夫啊,他老婆在妇产科,姓宋?”

    苏棠一愣,“你认识他?”

    陆小满顿时激动起来,“他烧成灰我都认识他!我去年怀孕的时候过了预产期好长时间还没动静,就到他老婆那儿检查,他正好在那儿玩,你猜他跟我说句什么?”不等苏棠猜,陆小满就粗起嗓子学着男人的声音说,“哎呦,怕什么呀,多大点儿事儿,不就是个哪吒嘛!”说完一拍桌子,“气得我当天就生了!”

    苏棠笑得停不下来,干脆放下了筷子。

    陆小满突然想□□儿什么,拿筷子的另一头在桌子上戳了戳,“哎,说个正经事儿……你生日准备怎么过啊,难得在周末呢,招呼几个不错的出去通宵啊?”

    “别别别……”苏棠苦着脸摇头,“最近忙疯了,你就让我在家好好睡两天吧。”

    陆小满看看她确实不浅的黑眼圈,“那行,等过段日子不忙了咱们聚回大的,你来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参加过集体活动呢,多认识点儿其他办公室的人干起活儿来方便。”

    “好。”

    陆小满没再提给她过生日的事儿,却还是在周五那天下班之前塞给她一张取蛋糕的券。外婆一直没提起她生日的事儿,苏棠只当是外婆忘了,也不愿为这种小孩子家家的事儿给外婆添麻烦,周六一早起来外婆出去买菜,她就在书房里加班忙活单位的事,准备下午出门去把陆小满送她的蛋糕取回来,晚上跟外婆一起吃吃就行了。

    十点多的时候赵阳突然发来一条微信。

    ——前方高能预警!

    苏棠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问他是什么意思,家里门铃突然响起来,外婆在厨房里喊她去开门,苏棠忙应了一声,放下手机出去开门。

    这公寓就在疗养院里面,治安管理很严格,连快递都只能送到疗养院大门口,楼上楼下住的都是疗养院的职工,常有来找外婆闲聊的,苏棠开门之前也就没往猫眼里看,开门看到按门铃的人,整个人都傻在门口了。

    按门铃的不是一个人,是三个人,三个大男人。

    沈易,赵阳,以及沈易的司机徐超。

    一眼看见苏棠,赵阳和徐超齐刷刷地大喊了一声“生日快乐”,沈易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微笑,手里捧着一块大红纸板,纸板上用毛笔写着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我是主谋。

    这样的信息量足够让苏棠立马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苏棠一时间想哭又想笑,朝着厨房门口怨气十足地喊了一嗓子,“外婆!”

    厨房里传来外婆带笑的声音,“你们年轻人的事,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哟……”

    徐超是个当过兵的,今年刚满二十,既老实又敞亮,估计是之前已经跟沈易来过很多次了,和外婆很是熟络,一口一个周奶奶地叫,进门把满手的东西拎到厨房,就在那儿帮外婆打下手了。

    苏棠趁沈易去厨房跟外婆打招呼,瞪着眼骂赵阳卖队友,赵阳却拿她的话来堵了她的嘴——敌人太强大。

    沈易从外婆那里得知苏棠不爱吃甜食,也就没订蛋糕,陆小满的蛋糕券正好没有浪费。离吃饭的时候还早,徐超和赵阳去取蛋糕,沈易和外婆闲聊,苏棠就回书房继续忙活工作去了,正焦头烂额的时候沈易敲敲门走了进来。

    苏棠就着转椅转过身来,板起脸看他,“老实交代,还有什么别的埋伏吗?”

    沈易笑着摇摇头。

    苏棠满脸都写着“怀疑”两个字,微微眯眼打量着沈易这身一丝不苟的白衬衣黑西装加领带的正装打扮,“真没别的埋伏了?那你来我家吃顿饭,怎么还穿得跟要去打官司一样啊?”

    沈易走到电脑桌旁边,指指放在电脑旁的纸笔,得到苏棠点头允许,才拿起笔来,弯腰写字。

    ——下班之后就去医院接赵阳了,没来得及换衣服。

    苏棠这才发现,写在红纸板上的那四个大字应该是沈易亲笔写的,虽然毛笔和圆珠笔写出来的字形不太一样,但笔画间那种温和的锋芒是一模一样的。

    “你几点下的班啊?”

    ——4:00am,美股停盘时间。

    苏棠吓了一跳,他之前说主要负责美股交易,她还真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他的作息时间也要按着美国时间来。

    苏棠担心地看着他被这场病折腾得棱角愈发清晰的脸,好看是好看,但苏棠宁愿看不到这种好看,“你刚出院就这么熬,能行吗?”

    沈易无所谓地笑着摇摇头,放下手里的笔,饶有兴致地看向苏棠的电脑屏幕。

    “哎哎哎……”苏棠赶忙扑过去捂住,“这可是商业机密,泄露出去我就惨了……吃饭还早着呢,你要是不嫌我屋里乱就到我屋里睡会儿吧。”

    沈易摇头笑笑,重新拿起笔来。

    ——放心,守口如瓶是操盘手的基本职业道德。

    “守口如瓶”这四个字让苏棠怔了一下,心里泛起一点莫名的酸酸凉凉的滋味,还没反应过来是为什么,就见沈易又在纸上写下一句话。

    ——第一段第二行的,是想写吗?

    “啊?”苏棠拿开捂在屏幕上的手,看了眼文档里的沈易说的那个地方,欲哭无泪地叹了一声,敲着键盘改了过来,“我的法语和英语已经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了。”

    沈易粗略地扫了一下这页纯英文的word文档,又在纸上写了几个字,递给苏棠。

    ——这是海外项目吗?

    苏棠苦着脸点头,抓狂地揉了揉头发,“嗯,在非洲那边的一个项目,他们项目组缺人手,临时让我帮忙翻译点材料,翻成英法两个版本,急着用。法语那份没什么问题,英语的要愁死我了,丢到网页里翻出来的根本不是人话。”

    沈易浅浅笑着写字。

    ——要帮忙吗?

    苏棠看着纸上的字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他是在美国长大的,“要不……你要是不累的话,就帮我顺顺有什么语法错误吧,我昨天折腾到大半夜,也翻得差不多了。”

    沈易点点头,垂手解开西装的扣子,在苏棠让出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苏棠站在旁边看着他改了一小段,改到第二段的时候好像遇到了什么困难,沈易浅浅皱起眉头,对着那段话看了好一阵子,抬手松了松领带结,才利落地按了一下回车键,切换到中文输入法,有些不安地在新起的一行里打下一句话。

    ——我可以删了重写吗?

    “……”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