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棠周一去人事部报到的时候,那个办公室里的人还没忘了东坡肉的事,一听她说自己叫苏棠,又笑成了一片,直到苏棠办完人事部所有的手续走出门去,一张脸还是红扑扑的。

    她这辈子大概再也不想见到东坡肉了……

    还有些手续要到财务部门去办,财务部的办公室在走廊的另一头,中间路过洗手间,苏棠拐进去冷静了一下,出来洗手的时候,旁边一个正在补妆的女孩子突然转过头来笑嘻嘻地看她。

    “你是叫苏棠吧?”

    这女孩子大眼睛娃娃脸,跟她差不多年纪,一身西瓜红的连衣裙在装修风格偏冷调的洗手间里格外醒目,苏棠想起来,刚才她就坐在人事部办公室里一张靠窗的办公桌后面,笑得都快抽过去了。

    “你好,我叫陆小满,陆小凤的陆,花满楼的满,是人事部里负责打酱油的。”

    苏棠被她言简意赅的自我介绍逗得紧张全无,索性破罐子破摔,笑着回她,“我叫苏棠,香酥排骨的酥,糖醋里脊的糖,目前还不知道有没有酱油让我打。”

    陆小满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涂了暖色眼影的大眼睛笑成了弯弯的两条弧线,“你真逗!华正好长时间没来过这么有意思的人了,难怪陈总非要你不可啊!”

    “陈总?”苏棠愣了一下,直觉觉得她的录取奇迹是跟这个陈总有直接关系的,不禁追问,“哪个陈总?”

    “华正的cfo,陈国辉啊……”陆小满说着,神秘兮兮地张望了一下空荡荡的洗手间,捧着眼影盒对着苏棠挤了挤眼睛,把声音压得小小的,却还是压不住声音本身的雀跃,“我听内部消息说,你可是陈总钦点的,硬是在最后一刻把华正集团另外一个公司副总的儿子顶掉了,跟商战大片一样,太牛了!”

    苏棠愣得更狠了。

    “我顶掉了华正副总的儿子?”

    “对啊……”陆小满放下眼影盒,在化妆包里摸出一盒腮红,对着镜子边刷边说,“我听我婆婆说的,她昨天晚上还在那儿念叨呢,说不知道陈总是抽了什么风……我倒是觉得陈总难得靠谱了一回,我看过你的人事资料,一看就是技术型学霸,比那个副总的儿子强太多了。”

    苏棠在这番诚心度很高的夸奖中捕捉到了一点额外的信息,不禁问,“你婆婆是……”

    “咳,我婆婆就是那个副总儿子的亲妈。”

    苏棠狠噎了一下,愣愣地看着这个还在坦然补妆的人,“也就是说……我顶掉了你老公的录取名额?”

    “是呢。”陆小满爽快地应着,收起腮红,又摸出一支唇彩,皱着眉头抱怨,“我老公那种就是看起来人五人六的,其实只会耍个嘴皮子,我俩大学是一个班的,就他那种考试全靠拼人品的货,理论力学愣是刷了三遍才过,根本不合适这种技术含量高的岗位,他自己也不愿意来,就是我婆婆死要面子……”

    苏棠实在想不出下面该接什么话才好,有点无力地拧开了水龙头,在哗哗的流水声里默然苦笑。

    这回恐怕真的是在什么环节上出了乌龙吧,那个陈总这会儿也许正在楼顶上风中凌乱呢……

    陆小满的好奇心明显没有得到满足,又追问了起来,“哎,陈总是不是你的什么亲戚呀?”

    对着这样一个爽快得几乎没心没肺的人,苏棠也不好意思绕弯子,摇摇头,关掉水龙头,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实话实说,“我就只见过他一次。”

    “在哪儿啊?”

    “在百度词条里。”

    陆小满愣了一下,“噗”地笑喷出来,笑得就差躺地上打几个滚了。

    “你真是太逗了!咱们中午一块儿吃饭吧,到点我去找你,就咱们那个食堂东坡肉是别想了,糖醋里脊还是天天都有的。”

    “好,我等你。”

    苏棠几乎整个上午都在各个部门之间折腾着办手续,快到中午头上才在七楼的办公室里安顿下来。

    不知道是“东坡肉”的事儿已经在公司里传遍了,还是陆小满的话对她产生了一定的心理作用,苏棠总觉得办公室里每一个人看向她的眼神里都带着诡异的笑意。好在这层楼的办公室是大平面隔断式的,苏棠打了个招呼就往自己的隔断里一坐,觉得像是找着一个地缝钻进去了一样,顿时安心了下来。

    屁股还没坐热,手机就震了一下,是沈易发来的短信。

    ——在忙吗?

    自从上周那条祝贺短信之后,沈易就没再与她联系过,她一直在折腾着准备上班的事,偶尔想起这个人来,也只是在心底里笑一笑,没想过再去打扰他,突然收到这么一条短信,苏棠多少有点意外,微怔了一下,才回过去一条。

    ——刚刚安顿下来,正准备收拾桌子呢,有事吗?

    沈易回复得很快,苏棠几乎可以想象到他在这个城市里某个宽敞明亮的地方用好看的手指轻快流畅地点击手机屏幕的样子。

    ——早上给你发了件快递,大概午休的时候会到,送去华正的快递都是传达室负责接收的,记得去拿。

    苏棠愣了愣,沈易给她寄快递?

    难不成是那晚在他家落了什么东西吗?

    ——寄的什么东西?

    沈易简简单单地回了一个字。

    ——花。

    苏棠眼前顿时出现了偶像剧里女主人公被一大车玫瑰淹没到傻眼的场面,慌得差点儿把手机摔到地上。

    沈易很有这种不声不响就搞出一片人仰马翻的实力。

    看沈易的措辞,这会儿让他把快递叫停已经是不现实的事儿了,苏棠一直是s码的身材xxxl码的心,她确实不大喜欢这种没来由的张扬,倒也无所谓被人围观嚼舌,只是一想到如今国内越来越离谱的物价,多少有点替沈易心疼。

    这年头没有谁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他要是挣钱容易,也不会在生病住院的时候还惦记着工作了。

    ——土豪,这也太破费了!

    沈易又简简单单地回了两个字。

    ——不贵。

    直到苏棠被传达室打来的电话叫下去签收的时候,才明白沈易这句“不贵”是什么意思,他送的确实是花,不过不是一车,也不是一束,而是一盆。

    一盆含苞待放的玻璃海棠,花农大爷骑着三轮车在街上卖十块钱一盆的那种。

    苏棠狠狠地嘲笑了一下自己过于活跃的想象力,啼笑皆非地抱着花盆回到办公室,刚一进门就怔了一怔。

    之前匆忙进来没有留意,其实办公室里每个人的办公桌上都摆着一两盆植物,只有她的桌子上是光秃秃的,相比之下了无生气。

    苏棠低头看看抱在手里的花,笑得心服口服。

    他怎么连这个都想到了……

    苏棠小心地把花放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把脸凑到花盆旁边傻笑着自拍了一张,发给沈易。

    ——收到,非常喜欢!谢谢你,晚上请你吃饭吧。

    陆小满上来喊她吃午饭的时候,苏棠才收到沈易的回复。

    ——先留着,等我忌口少些的时候再说,我要吃好的。

    苏棠笑着回复。

    ——没问题!

    陆小满好奇地拽她的胳膊,“发个短信还乐成这样,男朋友啊?”

    苏棠收起手机,板着脸纠正,“男的,朋友。”

    “真没劲……”陆小满扁着嘴嘟囔,“不是男朋友就不值得为他浪费吃饭时间了,走走走,赶紧着,要不待会儿光剩下白饭了,那些技术宅男们抢起饭来一点儿风度都没有!”

    苏棠以为下次见到沈易应该就是自己请他吃饭的时候,没想到这周五的晚上就见到了,虽然不是她请客,却也是因为吃饭。

    那天一早她就在办公自动化系统里收到一封内部邮件,署名是华正的cfo陈国辉,苏棠还以为这位陈总到底窝不下这口气,让她下周一开始不要再来上班了,点开之后却发现是一条工作通知,通知她晚上跟他去参加一个酒局。

    苏棠有点蒙,倒还没蒙到回复邮件问为什么的程度,给外婆打电话说了一声,下午下班的时候就跟着陈国辉的车一块儿走了,到了酒店才知道,这场出动了华正集团诸多重量级高层的酒局的主角居然就是那个在她入职第一天给她送来一盆海棠花的人。

    一个多星期没见沈易,沈易的脸色比之前住院的时候好了很多,身上穿着一件咖啡色长袖衬衣,袖子卷到小臂中间,露出一截肌骨均匀的手臂,站在一群穿着领导味十足的短袖衬衣的中年男人中间,格外引人注目。

    也许是为了交谈方便,沈易的助理也在,陈国辉似乎跟她很有交情,见面直呼她“小秦”,听她对其他几个人自报家门的时候,苏棠才听全了她的名字:秦静瑶。

    苏棠彻底推翻了之前的判断,沈易一定不是华正集团的人。

    但是满场的人明显都对沈易的身份一清二楚,谁也不提他的职务,清一色都称他为“沈先生”,秦静瑶也只说自己是他的助理,要不是苏棠在车里看了一路陈国辉忧心忡忡的脸,真会以为这只是一场单纯的朋友聚会。

    陈国辉没说为什么要带她来,苏棠猜大概是因为沈易带了一个女助理来,华正这边也要有个女的陪着才合适吧。

    沈易出席的场合,应该不会有什么坏事。

    苏棠就是觉得,沈易离如今社会上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很远很远,远到她甚至怀疑他未必知道有那些肮脏的存在。

    秦静瑶带着不深不浅的笑容利落地说着各种恰到好处的场面话,沈易只是谦和地微笑着,依次跟所有人握手,握到苏棠面前的时候,嘴角的弧度加深了些许,像是一句好久不见。

    苏棠趁没人注意,光张嘴不出声地对沈易说了一句,“今天太帅了。”

    沈易眼中的笑意陡然一浓,受用地点头。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