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避免被上班高峰的车流堵在半道上,苏棠趁着时间还早,先开车来到华正公司附近,找了个停车场把车停下,给外婆打电话报了平安,才在公司对面的永和大王里坐了下来,打开沈易像地下党接头一样塞给她的文件袋。

    文件袋里面装着一叠a4打印纸,袋口一开,立马溢出一股淡淡的新鲜油墨味道,苏棠整叠抽出来,一眼看到最上面那一页的页眉,顿时一愣。

    页眉上印着一个方形标志,跟对面那栋大楼上的标志一模一样。

    这是华正集团的标志,华正集团是个上市集团,华正建筑就是华正集团旗下的单位。

    苏棠赶忙翻了一下这叠新鲜出炉的打印材料,里面包括几页有关华正集团的描述性文章,还有一套沈易家所在的那个住宅区项目的标书、图纸、验收报告一类的工程资料。无论是文章还是资料,页眉的位置上清一色都印着华正集团的标志,排版高度统一,好像是从什么合订文件里抽出来的一部分。

    工程资料属于公司的内部文件,绝不是在网上搜几个关键字就能找出来的,沈易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回想起沈易交给她这个文件袋时脸上那道略带鼓励之意的微笑,苏棠心里一阵打鼓,他该不会是华正集团的什么人吧……

    他只承认过自己是商人,也没说是做哪方面生意的商人,在华正集团做建筑生意的当然算是商人。

    苏棠一想通这个理,第一反应就是抓起手机,点开与沈易的短信对话界面,飞快地编辑了一条。

    ——你在华正集团工作?

    按下发送键之前,苏棠及时把它删干净了。

    现在问他这个问题算怎么回事,临时托他走后门吗?

    倒不是苏棠对托关系找工作这件事有什么不屑,人各有命,生存本来就是一件各凭本事的事儿,只是她觉得以自己和沈易这不足二十四小时的交情,根本不足以把他归成自己的一项本事。

    何况,他要是真有帮她走后门的打算,又何必连夜打印这么多材料给她呢?

    苏棠收起手机,逆着还不刺眼的阳光望了望落地玻璃对面华正公司的大楼,深深闷了一口微烫的豆浆,放下杯子,低头整理了一下翻得有些凌乱的纸页,从第一页开始一字一句地认真看起来。

    这毕竟是他带病熬夜给她打印出来的,无论如何,她舍不得浪费这番心意。

    苏棠就着豆浆油条一直看到八点四十,把最后几页验收报告简单地扫过一遍,就收拾起来朝对面大楼走去了。

    面试地点在五楼会议室,苏棠在玄关签了到,乘电梯上去的时候楼道里已经站满了候场的人,男的都是西装革履,女的不是衬衣西裤就是及膝短裙,她这一身白t恤加卡其色棉布裤子的打扮,手里还夹着一个牛皮纸文件袋,俨然像是楼下传达室来送报纸的。

    输人加输阵,苏棠对自己呵呵了一声,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站定,开始沉静地思考未来。

    外婆说中午要给她做红烧鱼来着……

    面试进度跟苏棠估摸的差不多,苏棠出来的时候将近十一点半,趁着等电梯的工夫给沈易发了条短信。

    ——面试结束了,谢谢你的资料。现在去医院把车还给你,方便吗?

    苏棠承认,被三个面试官冷着脸轰炸一通之后,她有点想念沈易那张始终温和带笑的脸。

    苏棠等了足有两分钟,等来一条长长的回复。

    ——这个时间路上很堵,你也很疲劳了,开车不安全,不要过来了。我的助理就在你面试的地方,她姓秦,马上会联系你,直接把钥匙给她就好。回疗养院可以坐地铁2号线,直达门口,回去好好休息。

    苏棠被他细致入微的体贴感动得有点恍惚,连他的助理为什么会在华正这件事也懒得去想了,抱着手机犹豫了一下,选了句最务实的回他。

    ——说好了要给你把油加满的,就这么便宜我了啊?

    这一条沈易是秒回的。

    ——那就在精神上给我加加油吧。

    他这样说了,苏棠也不强求,勾着嘴角丧心病狂地回给了他一串足够占满他手机屏幕数量的“加油”。

    苏棠刚把这条发出去,电梯门就“叮”的一声打开了。

    下班高峰期连电梯都是堵的,错过这一趟,下一趟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苏棠赶忙收起手机挤进沙丁鱼罐头一样的电梯厢,一路挤到一楼,刚随着人流挤出电梯,手机信号一满,立刻收到了沈易的回复。

    ——谢谢谢谢

    苏棠哭笑不得地回复。

    ——你发了什么和谐词啊,被屏蔽成星号了。

    沈易还没回复,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突然打了进来。

    苏棠猜是沈易的助理,赶忙按了接听键,手机刚贴到耳边,还没来得及张嘴,电话那头的人已经抢先开口了。

    “喂,您好,请问是苏棠小姐吗?”

    声音清晰利落,带着没有感情的客气,苏棠一时怀疑是搞推销的,犹豫了一下才回应,“是,请问您是……”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是在赶时间,苏棠话没说完就被她利落地打断了,“您好,我是沈先生的助理,他的车钥匙在您那里,现在方便找您去拿吗?”

    “哦……好,”苏棠下意识地从裤兜里摸出了车钥匙,“您在哪儿,我给您送过去吧。”

    “不用,我看到你了。”

    不等苏棠再说话,电话已被利落地挂断了。

    这句话意味着人就在她附近,苏棠忙抬头张望,就见一个通身黑色正装的高个子女人在十米之外朝她快步走了过来。

    她是站在电梯口附近的,同时朝她这个方向走来的女人有好几个,苏棠还是一眼就锁定了这一个,因为她看起来和她的声音一模一样,利落干练,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强有力的职业感,跟她一比,楼上那些精心打扮过的面试者都像是来玩cosplay的了。

    画虎画皮难画骨,大概就是这个感觉。

    苏棠发现,凡是能被“沈易的”这个定语修饰的,绝对都是高配的。

    苏棠暗自感慨着迎上去,客气地把钥匙交给她,告诉她停车的位置,她也没与苏棠过分寒暄,简单地道谢之后转身就往几乎挤满的电梯里走。

    “还有件事要麻烦您。”苏棠紧走两步,在电梯门口追上她,把抱在手里的文件袋递了过去,“麻烦您把这个也带给沈先生吧,这也是他的东西。”

    “好的。”

    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苏棠才拿出手机,查看沈易在她刚才接电话的过程中就震了过来的短信。

    ——谢谢谢谢。

    苏棠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那两个星号不是什么和谐词,而是计算机编程语言里的乘方符号。

    想象着沈易笑得直不起腰的样子,苏棠哀叹着把手机塞回了包里。

    大脑配置不同,还怎么做朋友……

    苏棠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外婆还在厨房里忙活,苏棠洗洗手凑过去帮忙,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外婆对于这场面试的关心,等了好半天才等到一个合适插话的机会,一边捣着蒜泥,一边装作漫不经心地问,“对了……外婆,沈易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外婆完全没有起疑,尝了一口锅里汤汁的咸淡,也漫不经心地回答,“呦,你这么一问我还真想不起来了,就记得他是管钱的,工作也不是很忙,老是在白天上班的时候就来看我,我才麻烦他去接你的……要是早知道他在住院,司机还放假了,我就直接找小陈了嘛,还麻烦他跑这一趟……”

    苏棠没留意外婆后面的唠叨,在心里盘点了一遍所有能想起来的跟“管钱”有关系的岗位,沈易不像是一般的职员,苏棠索性猜了个级别最高的,“cfo吗?”

    外婆一边小心地翻动着锅里的鱼块,一边十分肯定地摇头,“不是不是,不是搞航天的……”

    “外婆,不是ufo……我是说cfo,首席财务官。”

    外婆满意地看着色香味俱全的劳动成果,在锅边沿上轻轻地磕了磕勺子,满不在乎地笑着,“差不多,差不多啦……我一个老太太又不懂你们年轻人这些东西嘛……哎,行啦,把蒜泥拌到那盘木耳里面,然后收拾收拾桌子,可以吃饭啦!”

    外婆把一切搞不懂记不住的东西都统称为“年轻人的东西”,苏棠怕再追问下去会不小心把昨晚带沈易逃院的事说漏嘴,也就没再提任何与沈易有关的话题,只是悄悄摸出手机搜了一下华正的cfo。

    华正的cfo不是沈易,是一个叫陈国辉的中年男人,所有能在网上搜到的华正高层领导里也没有一个姓沈的。

    苏棠对沈易的好奇心远远不足以战胜时差效应带来的困劲儿,吃过饭刷了碗就一头钻进卧室补觉去了,一觉睡到太阳西斜,还是被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醒的。

    苏棠迷迷糊糊地伸手抓过手机,发现引发这次震动的是一封邮件,发件人是华正的人事部门,内容简单粗暴至极,一看就是群发的,苏棠点开来一眼扫过去,目光定格在一句话上,半天没挪来。

    ——请于8月9日(下周一)12:00前至二楼人事部报到。

    这是……

    华正的办公自动化系统bug了?

    周五下午,刚过四点,应该还没到下班的时间,苏棠打通了邮件里说的那个如有疑问请拨的电话。

    “喂,您好,我今天上午参加了华正公司的面试,刚刚收到邮件,邮件上说……”苏棠顿了顿,“我面试通过了。”

    接电话的是个中年妇女,声音软绵绵的,态度很是温和,“恭喜你呀,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苏棠突然觉得自己的问题有点傻,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问了出来,“我想问问……我是不是真的通过了啊?会不会是有重名的,或者你们发错人了……”

    电话那头的人“噗嗤”笑了出来,“你这小姑娘真有意思……你叫什么名字啊,我给你查查。”

    “苏棠。”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鼠标点击的轻响,“哪两个字呀?”

    苏棠一紧张,舌头打了个滑,“东坡肉的苏……不是,苏东坡的苏!”

    电话那头顿时笑成了一片,苏棠恍然意识到接电话的人为了方便打字按了免提,突然一点儿也不想去这家公司上班了……

    “看到啦,看到啦……”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满满的笑意,“苏棠,联系地址是博雅疗养院,手机号是9906结尾的,对吧?”

    “对……”

    “那就没错,是通过啦。”

    “谢谢您,麻烦您了……”

    “没事儿没事儿……”

    苏棠在此起彼伏的笑声中挂掉电话,一脑袋扎进了枕头里。

    这样的几率都能通过,外婆中午炖的那条该不会是锦鲤吧……

    锦鲤这个词飘过脑海,苏棠蓦然想起那个在最后关头助了她一叠资料之力的人,赶忙爬起来,发去一条短信。

    ——我居然通过华正的面试了!

    直到第二天下午,苏棠被自己以及外婆的各路朋友的祝贺淹没过一遍之后,才收到沈易的那句祝贺。

    ——祝贺华正成功淘到一块金子。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