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易把客厅的电视打开,苏棠发现电视是在静音模式上的,沈易拿遥控器把模式切换过来,电视里的人还是光张嘴不出声。

    沈易有点抱歉地把遥控器递给苏棠,指了指遥控器上调节音量的按键,又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摆了摆手。

    苏棠反应过来,“我自己调音量,是吗?”

    沈易微笑点头。

    苏棠刚想按扩音键就愣了一下,他听不见……还静音干嘛?

    苏棠不由自主地转头看向还站在原地的沈易,还没出声,沈易已经把手机递到了她面前。

    ——我不确定音量应该调到多大,吵到别人不好。

    苏棠看着笑得有些无奈的沈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沈易微怔了一下,才在手机上敲下一个字。

    ——猜。

    苏棠挑起眉毛,答得很干脆,“商人,还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顾客就是上帝的那种优质商人。”

    沈易带着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玩味了一下苏棠的答案,然后点头。

    “那……”苏棠很想问他为什么会听不见,话到嘴边,还是没好意思问出口,干脆转了个弯,“你是因为什么病住院的呀?”

    沈易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苏棠一愣,吐吐舌头,她差点儿忘了他是回来吃饭的了,“你快去做饭吧,吃完饭赶紧回医院,要是被我外婆发现的话,咱们两个肯定要被通缉回去就地正法。”

    沈易露出不解的神色,苏棠猜他是不懂“就地正法”的意思,索性抬起右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还不忘伸出舌头翻起白眼以示气绝身亡。

    沈易笑弯了眼睛,伸手在苏棠肩膀上轻拍了两下,转身离开。

    苏棠猜,他是想说,放心,咱们会活着回去的。

    半个钟头后,被沈易端上餐桌的是一碗热腾腾的鸡汤面,面上卧着一根鸡腿,三朵香菇,几点细葱,苏棠刚尝了一口汤,就把能想起来夸人做饭好的话一股脑全说了个遍,沈易的表情告诉苏棠,他最多只听懂了三分之一。

    即便如此,沈易还是被她夸得不好意思了,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来。

    ——鸡汤是钟点工做好放在冰箱里的。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苏棠挑起一筷子面条,无赖地笑,“不管,反正这碗面是你煮的。”

    沈易笑笑,表示接受。

    苏棠本以为沈易是先给她盛了一碗,再去盛自己的那一碗,结果沈易转身去了卧室,苏棠把一碗面吃光,他也没出来。苏棠正想收拾餐桌,包里的手机响了一下,苏棠拿出来看,是沈易发的短信。

    ——吃完之后不用收拾。客房里的床上用品是新的,还需要什么可以发短信告诉我,晚安。

    晚安……他要在家里过夜?!

    不是说好了吃完饭就回医院吗!

    苏棠的第一反应就是冲到他卧室门口,拧了下门把手,门被反锁了,苏棠使劲敲了三下门,喊了两声沈易,刚想骂人,才猛地想起来他自己敲在手机上的那句话——他一点声音也听不见。

    苏棠突然感觉小腿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了一下,一低头,沈易的猫正扬着尾巴站在她脚边,用一种瞻仰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她。

    苏棠抓狂,连发五条短信催他马上出来,句末的叹号一条比一条多,沈易一条也没回,卧室里反而清晰地传来了淋浴喷头洒水的声响。

    他这是要洗洗睡了吗……

    苏棠无力地砸了下门,还真是无商不奸。

    沈易是苏棠这辈子第一个相处超过半分钟的聋哑人,他突然搞这么一出,苏棠一时半会儿什么法子都没有,正准备在这三更半夜的时候一通电话飚给外婆,苏棠突然听出来,从卧室里传出的水声好像不大对劲。

    水声很大,好像把淋浴的水量开到了最大,但即便如此,还是没能完全掩盖住屋里的人一阵接一阵的呕吐声。

    苏棠一愣,别无选择地看向这屋里最了解沈易的活口,四目相对,姜黄色的大毛球无辜地“喵”了一声,扑到卧室门上开始“卡啦卡啦”地挠门。

    屋里的呕吐声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苏棠听得心里一阵阵发慌。他到底是被她带着从医院里逃出来的,万一出点什么事儿,苏棠这辈子都不会心安。

    苏棠无奈叹气,弯腰揪着一撮皮毛把猫拎到一边,“闪开,还是我挠吧……”

    苏棠很清楚房门这种东西是怎么装上的,至于房门是怎么拆下来的……苏棠想,沈易既然买得起这样的房子,应该不会在乎换一扇新门吧。

    和这栋房子里其他房间的门一样,沈易卧室的门是由一个白色窄框和镶在里面的一整块磨砂玻璃组成的。苏棠在书房电脑桌的抽屉里翻出一卷宽胶带,用最快的速度把整块玻璃贴满,抄起挂在厨房墙面上的一口平底锅,卯足了劲儿冲着玻璃中央胶带贴得最密实的地方一锅抡下去。“啪”一声响,胶带粘着碎成小块的玻璃整张掉进屋里,只飞溅出了零星的几块碎渣。

    苏棠从磨砂玻璃献身让出的大门洞里跨进屋去,果然围在透明玻璃里的浴室中只是开着淋浴喷头,不见人影。苏棠推开旁边洗手间半掩的门,沈易正衣衫整齐地跪在马桶边,一手撑着马桶边沿,一手紧按着上腹,吐得脸都白了。

    苏棠伸手拍了下沈易的肩膀,沈易显然没发觉有人进来,错愕地转过头来,目光正对上苏棠另一只手里拎着的平底锅,一愣。

    苏棠默默把锅藏到背后,跪下身来,满脸关切,“你没事吧?”

    沈易有点尴尬地摇摇头,想要抬手抹掉嘴唇上的残渍,按在马桶边沿上的手刚一松,身子就晃了一下,差点趴到地上。苏棠赶紧扔下平底锅,伸手扶他,沈易没来得及转头,秽物吐在地上,把苏棠和他自己的裤子都粘脏了一片,苏棠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沈易慌乱中打了句手语,这是苏棠唯一认得的一句手语,对不起。

    “没事,没事……”

    苏棠解开他衬衣领口的扣子,轻轻帮他拍背,感觉到他的身子在发热,也在发抖,沈易又趴在马桶边吐了一阵,一直吐到干呕,才渐渐缓了下来。

    苏棠给他倒了杯水漱口,沈易又满脸歉意地用手语说了句对不起,指指苏棠的裤子,又指了指洗手台旁边的洗衣机。

    “别管了,我自己收拾……”苏棠看着沈易一直紧压在胃上的手,突然想起之前问他得的是什么病的时候,他也是摸的这个位置,那会儿还以为他是在说自己饿了,“你是不是因为胃病住院的?”

    沈易浅浅苦笑,轻轻点头。

    苏棠搀他站起来,“走,回医院。”

    沈易摇头。

    苏棠一向不喜欢做强人所难的事,可他刚才快要把五脏六腑吐出来的势头实在把苏棠吓得不轻。苏棠扯起他就要走,才想起来刚才把车停好之后就把车钥匙还给这个人了。

    苏棠板着脸伸出手来,“车钥匙,给我。”

    沈易还是摇头,迈过扔在地上的平底锅,走出洗手间。苏棠见他步子发飘,一时没敢松开扶在他胳膊上的手,一直扶他合衣躺到了床上。

    沈易在枕头上磨蹭了几下,找到个舒服的位置,闭起了眼睛。苏棠不死心,想起他当时接过钥匙就顺手放在裤兜里了,于是伸手摸进他的裤兜。

    沈易配合地以大字型展开四肢,苏棠搜遍了他裤子和衬衣上所有能放钥匙的地方,一无所获,一抬头,正看见这个脸色苍白一片的人眨着眼睛看她,笑得有点儿意味深长。苏棠这才发现自己几乎合身扑在他身上,而他俨然是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苏棠脸上一烫,慌地站起身来,“你……你快把钥匙拿出来!”

    沈易保持着让苏棠脸红心跳的笑容,抬手指了指右手边的床头柜。

    苏棠打开最上面的一格抽屉,抽屉里没有钥匙,只有整整齐齐地摆满抽屉的药盒药瓶,苏棠愣了愣,再打开第二格抽屉,第三格抽屉,全都是整齐摆好的药。

    沈易撑起身子靠坐在床头,抱过放在床上的笔记本电脑,飞快地敲了两行字,转过屏幕给苏棠看。

    ——谢谢你照顾我。该吃的药家里都有,不用担心。我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做,四点之后我会休息,明天早上一定回医院。

    沈易诚恳又果断的措辞让苏棠一时半会儿想不出话来驳他,看着三个抽屉里五花八门的药,没好气地嘟囔了一句,“存这么多药,你家开医院啊?”

    沈易笑着点头。

    苏棠翻了个白眼,无可奈何,“说好了,明天早上你要是再耍赖,我就打110。”

    沈易微怔,低头在电脑上敲字。

    ——急救不是120吗?

    “谁说我要救你了,”苏棠瞪着他,“你敢耍赖,我就报警,告你非法拘禁良家妇女。”

    沈易眉心轻皱。

    ——什么妇女?

    苏棠无语,“良家妇女……就是好人家的姑娘。”

    沈易看了看冷着脸的苏棠,又向房门处望了一眼。

    ——好人家的姑娘也会用平底锅砸碎我的房门?

    苏棠气绝,懒得跟一个不会说话的病人理论,转身想去客房洗手间把衣服处理一下,刚走一步手腕就被他抓住了,只抓了一下,立马松开,接着传来敲键盘的声音,苏棠转回身去的时候沈易已经把电脑屏幕转过来了,有点紧张地看着苏棠。

    ——对不起,我是开玩笑的。谢谢你关心我。

    苏棠无动于衷,沈易赶忙又添了一句。

    ——你砸得很科学。

    苏棠没绷住脸,“噗”地笑出声来,转身走进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手里拎着那口平底锅,勾着嘴角笑看沈易。

    “你忙吧,我再去研究研究怎么才能科学地把它们收拾起来。”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