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v三拐两拐就消失在视线里,苏棠无奈地看看脚边30寸的大行李箱,低声嘟囔了一句,“到底谁是亲生的啊……”

    说完了才反应过来,她好像也不是外婆生的。

    抱怨不过是嘴上说说,苏棠打心眼里是在心疼外婆,好在她现在已经毕业了,只要赶紧找到一份说得过去的工作,就能让外婆歇歇,享享清福了。

    苏棠手里有外婆住处的钥匙,公寓里有电梯,把行李箱拖上四楼也不费事,苏棠把箱子推到客厅一角,扫了眼摆在厨房操作台上的碗碟,都是切好的生食材。显然外婆是想等她来了再下锅,让她吃口刚出锅的家常菜,可惜半道被那个晕车还要送医院的灰姑娘截走了。

    苏棠暗自好笑,哪有这么娇贵的灰姑娘啊……

    飞机降落前才吃了一餐晚饭,苏棠一点儿也不饿,到浴室里好好洗了洗被十一个小时的航班□□到极限的身子,就把箱子拖进外婆为她收拾好的房间,慢悠悠地把箱子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收拾好,整理完之后抬头看了眼墙上的表,快十一点了。

    外婆还没回来。

    苏棠拨通外婆的手机,“外婆,你还在医院啊?”

    那边静了一阵,轻微的关门声之后才听到外婆努力压低的声音,“棠棠啊……你吃过饭了吗?”

    “没呢,还不饿……外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挺晚了。”

    电话那头外婆轻叹,“小易住院,我陪陪他,晚上就不回去了……”

    苏棠拧起眉头,“晕车还得住院?”

    “不是晕车……你乖乖在家,小心水电天然气,早点睡觉,明天外婆回去给你做好吃的啊……”

    苏棠听得哭笑不得,隐约觉得自已穿越回了一位数的年纪。

    “外婆……我去医院替你,你回来睡觉吧。”

    “不用不用,老人家觉少,不碍事……你在家好好睡觉,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累坏了吧……明天不是还要去公司面试吗?”

    苏棠回国前同时给s市的七八家单位投了简历,条件最好的那家公司要求她明天上午就去面试。

    苏棠还是坚持,“有时差,我今天晚上肯定睡不着,在家也是看电视。”

    外婆在犹豫。

    “还不如让我到医院看着我那个青梅竹马呢。”

    外婆“噗嗤”一声笑出来,“好,好……来吧,来吧……博雅医院记得吧?”

    “嗯。”

    这家疗养院就是附属于博雅医院的,苏棠小时候没少生病,每次生病外婆都带她去这家医院,以至于她对这家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印象深刻。

    “住院部15楼……”

    苏棠扬扬眉梢,那层是vip特护病房,住一天的床位费就抵s市工薪阶层一个月的工资了。

    这是迪拜来的灰姑娘吧……

    “棠棠啊,挺晚了,你路上小心啊……”

    “好,等我一会儿,这就来。”

    苏棠干脆地按掉电话,抓起包就走。

    疗养院门口多晚都不愁打车,苏棠上车说了句去博雅医院,司机师傅一踩油门,就由博雅这个名字谈起,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谈了整整一个小时,最后依依不舍地把车停到博雅医院的住院部大楼门口。

    住院病房早过了探视时间,不管苏棠说外婆的名字还是沈易的名字,扑克脸的值班护士都是一句话,您明天再来吧。

    苏棠只得给外婆打电话,外婆让她在楼下等一会儿,等了将近一刻钟,电梯温柔地响了一声,沈易挽着外婆的胳膊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苏棠愣了愣才迎上去,看着穿戴整齐的沈易,“外婆……不住了?”

    “住,必须住……”外婆拍拍沈易挽在她臂弯上的手,“接电话的时候小易刚好醒了,非要送我下来,接你上去……”

    苏棠看着站在外婆身边静静笑着的沈易,“谢谢。”

    沈易松开外婆的胳膊,从裤兜里拿出手机。

    ——谢谢你来陪我,你会开车吗?

    苏棠点头。世界各国的土木行都是拿女人当男人使,拿男人当牲口使的,苏棠在法国实习的时候连工程车都开过了,沈易就是给她一辆公交车她也敢开。

    沈易又在手机上打了一行字,递来手机的同时递上一串车钥匙。

    ——太晚了,打车不安全。我不能开车,你开我的车吧。

    苏棠对这个比自己还心疼外婆的人有点儿感激,接过车钥匙,看着沈易把手机接过去又添了一句。

    ——我跟你一起去,你一个人开回来也不安全。

    外婆看见手机上的字,立马着急起来,“不用不用……”

    苏棠这时候才发现,劝一个听不见还不会说话的人实在是件技术活,他只要温和而固执地摇摇头,不回话,你就一点儿辙都没有了。

    外婆皱着眉头打了一阵手语,沈易不为所动,外婆很快败下阵来,只得叹了口气,任由两个小辈一左一右挽着她往停车场走。

    沈易的车就是那辆黑色suv,苏棠开车,沈易帮苏棠调好gps之后就陪外婆坐在后面。

    苏棠时不时地往后视镜里看一眼,就看到他一直挽着外婆的胳膊,挨在外婆身边静静地微笑,乖得像只温顺的大型犬,就差吐吐舌头摇摇尾巴了。

    这哪像个病得非住院不可的人……

    把外婆送到公寓楼下,沈易坐到副驾驶的座位上,伸手在gps上设了个目的地,有点眼熟,苏棠看了几秒才想起来,这就是沈易输在她手机上的住宅地址。

    他要回家?

    “外婆让你回医院。”

    沈易轻抿嘴唇,在手机上打字。

    ——我饿了。

    苏棠无动于衷,沈易又添了一句。

    ——我还没吃晚饭。

    苏棠有点儿动摇,没吃晚饭,还不是因为去机场接她吗……

    沈易趁热打铁。

    ——医院的饭不好吃,外面的饭不干净。

    “你不是灰姑娘。”

    沈易一愣。

    苏棠没好气儿地白他一眼。

    “你是老佛爷。”

    沈易笑起来,笑得人畜无害。

    苏棠把车发动,“说好了,吃完饭就回医院。”

    沈易连点三下头。

    s市东郊有条运河,沈易就住在运河边的一套高档住宅区里。小区的名字里没有“高档”两个字,但苏棠是搞土木工程的,小区值不值钱,从布局上就能看个大概。沈易在小区入口处刷卡开挡车闸的时候,苏棠留意了一下刻在门口一块铭牌上的设计单位名称,华正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就是她明天下午要面试的那家。

    沈易见苏棠看着车窗外面出神,拍了拍她的胳膊,待她转过头来,沈易用手指在空中画了个问号。

    苏棠指了指那块铭牌,笑着冲沈易挤了挤眼,“我明天要去这家建筑公司面试,现在看见这家公司的名字就紧张了,挺没出息的吧?”

    苏棠说完就要把车开进去,离合刚踩下去一半就被沈易按住了胳膊。

    “怎么了?”

    沈易皱着眉头在手机上打了一行字。

    ——会耽误你准备面试吗?

    苏棠耸耸肩,笑得坦然,“没什么好准备的,这家建筑公司是附近几个市里最好的,他们家的关系户估计比巴黎的总人口都多,这回只有四个名额,肯定轮不上我,我就是有点儿不死心,反正他们让我去面试了,我就去碰碰运气嘛。”

    这类的话从没在苏棠的嘴里说出来过,因为这是平常人都默认的现实,不需要谁再自作聪明地用语言来强调。只是苏棠觉得沈易不在平常人的范围之内,她不知道他是做什么工作的,但他坐这样的车,住这样的房子,连生病住的病房级别都代表着他是,就算他是个听不见声音的人,这样的现实应该也离他有十万八千里远。

    看着沈易像是在考虑些什么的表情,苏棠笑着加了一句,“能在面试前参观一下他们公司设计的房子,比看一整天的书都有用,我还得谢谢你呢。”

    沈易展眉微笑。

    ——欢迎参观,不用客气。

    沈易的那套房子在小区的中间位置,十一层,客厅的落地窗外就是一幅完整的河景,基本户型结构从通风采光的角度来讲无可挑剔,但苏棠总觉得哪里有点儿怪怪的,被沈易带着看了一圈,看到偌大的主卧室里并排而立的两组飘窗,和用透明弧形玻璃围起来的浴室时,苏棠才恍然大悟。

    “你把几面隔墙打掉了?”

    沈易对苏棠竖起大拇指。

    苏棠皱着眉头又看了一圈,走在房子里把被去掉的几面隔墙的大体位置比划了出来,沈易笑着给她鼓掌。

    苏棠哭笑不得,看着被他改得明显过于开阔的房子,忍不住说,“这套房子的建筑面积大于二百三十平米,还是单层的,原来四室两厅的格局刚刚好,你把它拆成这样,光是客厅厨房餐厅这一片就有将近一百平米,主卧都快七十平米了,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不觉得像是睡在广场上吗?”

    沈易被苏棠的比喻逗笑了,认真地摇了摇头,低头在手机上飞快地敲了一阵,递给苏棠。

    ——我一点声音也听不见,不需要这些墙来隔声,但是视野对我来说很重要,要保证视线尽可能的不受阻碍,住起来才会踏实。

    苏棠愣了愣,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脸上有点泛红,“对不起……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沈易笑了笑,不置可否。

    ——你吃过晚饭了吗?

    苏棠摇摇头,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差不多到了东一区晚饭的时间,她饿得很准时。

    ——你先看电视,我去做饭,一会儿就好。

    “需要帮忙吗?”

    沈易摇摇头,收起手机,弯腰抱起在他脚边磨蹭了好半天的猫,温和地微笑,在这个姜黄色毛球的脑门上宠溺地吻了一下,以示安抚,那只猫格外享受的神态看得苏棠心里一痒。

    被他亲一下……很舒服吗?

章节目录

读心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清闲丫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闲丫头并收藏读心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