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4)

    “对不起,你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看看小栗,都瘦成什么样了?都是让你害的?”母亲越说也气,声音就提了上去。

    秦紫边哭着说对不起边说了所有事情的经过,母亲和霍小栗都听得瞠目结舌,而霍小栗早已经是泪流满面说不出一句话,母亲拍了一下大腿,吆喝了一声老天爷呀,你这是让他们造得什么孽呀,一屁股就坐在了地板上,扯过秦紫来拍她的手哭:“小紫啊,就算小栗瞎怀疑你不对,就算你想要个孩子,可你也找个远点的人害啊,你大姨我孤儿寡母的不容易啊,你看看你都把小栗害成什么样了?你当对不起是什么?是万能胶水啊?能把小栗碎了的家给粘起来?”

    霍小栗扶起母亲:“妈,都过去了,你别这样,算了吧,有时候人是做不了命运的主的,都于事无补了,您别怪她了,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母亲泪眼婆娑地哭个没完,非要现在就让秦紫陪着霍小栗去找顾嘉树把事说清楚,秦紫内疚地说,知道自己错了,唯一能做的补救,就是去公司替顾嘉树澄清,而且也已经做过了。

    母亲怔了一会:“澄清了有什么用?他们都闹成这样了,还怎么在一块过日子……”说完,又嚎啕上了。

    霍小栗知道是时候了,宽慰母亲说:“妈,我这就去找嘉树谈谈,我们的婚离不了。”

    秦紫要陪霍小栗一起去找顾嘉树,霍小栗说算了,她自己去就行。

    送走秦紫,霍小栗坐了一会,把自己的东西简单收拾起来,母亲围在她身后团团转着:“就算你冤枉了嘉树,可他也有不对的地方,他连个面都没朝,招呼没打一声,还一门心思要跟你离婚呢,你打算连个说法都没有就灰溜溜地自己回去?这不成心让顾嘉树和你婆婆瞧不起你吗?”

    “他给我打过电话了。”霍小栗收拾起包,抱了母亲一下:“妈,放心吧,我们会好好过日子的。”

    母亲将信将疑地看着她,慌手慌脚地陪她走到门口,返身锁上门:“小栗,妈陪你回去。”

    霍小栗知道,自己回家,等待她的说不准是顾嘉树的冷眼还有婆婆的冷嘲热讽,不想让母亲跟着去看了心碎,忙把母亲推了回来:“您就别去了,把家收拾一下,我估计过几天小震就把米糖接回来了。”

    母亲含着泪点头,又冲霍小栗挥挥手:“如果你婆婆敢说三道四,你告诉妈,妈去跟她摆龙门镇,我把闺女辛苦拉扯大,不是给她欺负的。”

    霍小栗心里酸酸的,笑着说知道了。

    站在家门口,霍小栗运了好久的气,就是鼓不起勇气拿钥匙开门,直到肖爱秋开门提着一包垃圾出来,见霍小栗在门口站着,先是怔了一下,再看看霍小栗手里提着的大包小包,什么也没说,只是把虚掩的门又开大了点,就下楼去了。

    霍小栗回了家,把大包小包地塞进衣橱,肖爱秋自始至终一直站在她身后,一语不发。

    忙了半天,霍小栗感觉到全身上下,像针扎似地尖锐地疼着,疼得她几乎要站不住了,可她不想当着肖爱秋的面吃药,就坐在床沿上,暖暖地望着肖爱秋,叫了声妈,是我错怪嘉树了,对不起。

    “嘉树给我打电话了,都是那个秦紫把你们给害的。”肖爱秋的眼泪刷地就滚了下来:“你也是,你跟他过了这么多年,还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啊……”

    周身的疼痛让霍小栗满头虚汗,她咬牙忍着,又说了声对不起,是我不好。

    肖爱秋哽咽着坐到他她身边,说嘉树也不好,他又不是不知道秦紫是个什人,还跟她来往什么?这不没事找事吗?说着,拉过霍小栗的手:“其实妈不愿意你们离婚,可前一阵,我看你们这婚是非离不可了……你别怪我,当妈的,哪儿有不向着自己儿子的。”

    霍小栗点头:“我知道,对不起,让你们都跟着操心了。”

    肖爱秋感觉到霍小栗的手有点微微发抖,吃惊地看着霍小栗:“小栗,你这是怎么了?”

    霍小栗这才意识到因为剧疼,身体都在微微发颤,忙笑了一下说:“没事,我提的东西太重了,又走了这么远的路,手就有点抖。”

    肖爱秋以为是真的,作为家庭主妇,她是知道的,拎着太多的东西走太远的路,因为累,手确实会发抖,忙给她拍好了枕头,让她躺下歇着,霍小栗巴不得肖爱秋赶紧离开,她好把药吃上,忙点头躺下了,见肖爱秋一肚子话要说,没要离开的意思,就笑了笑说妈我想眯一会。

    肖爱秋这才帮她搭上被子出去了,顺手掩上了门。

    霍小栗飞快从包里摸出药,吃了,又闭眼躺了一会,身上的疼才缓解了一点。

    当顾嘉树听集团领导说了秦紫和伍康的所作所为以后,按说他应该兴奋、应该如释重负,可是,他的心却是那么的沉,比压了五座大山还沉重。

    因为他想起了霍小栗。

    想得他坐不住了,想出去走走,也没开车,在街上溜达着,满眼是人满街是车,可是,他看不见他们,眼前全是消瘦而憔悴的霍小栗……

    想起了她曾经的好,想起了他把伍康在网上发的贴误以为是霍小栗为了报复他才发的,想起了他因此而毫不留情地对她表达的鄙视,想起了在他对她是如此的绝情之后,她依然顶着刺骨的寒风在立交桥上守了五天五夜,只是为了还他清白……一个对他如此掏心掏肺的女人,怎么可能爱上其他男人?

    不,不可能,那一定是他误会了她。

    不,他不离婚,他不能失去这个女人,她是上天恩赐给他的大礼包,他不能弄丢了她,他要去找她,恳求她的原谅,诚挚地跟她说对不起。不,还有我爱你。

章节目录

别对我撒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连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连谏并收藏别对我撒谎最新章节